陆薇的身体不停往沈风怀里挤。

那种冰冷中带着火热,火热中带着冰冷的魅妖体气息,被沈风身体内的灵气给牵引了起来。

也许太让人难以置信了。

可在这种情况下,沈风有很大的把握将九幽蓝焰给点燃。

曾经在仙界的时候,他一直用九幽蓝焰炼药,同样他对九幽蓝焰更为的熟悉,甚至有了一点感情。

或许再点燃一种本源之火,这也不是什么坏事。

现在不是犹豫的时候,陆薇在他怀里是越发肆无忌惮,他必须要尽快的点燃九幽蓝焰,然后让这丫头从自己怀里离开。

目前沈风还需要陆薇渗透进来的魅妖体气息。

在他灵气的牵引之下,那种气息部集中于火属性灵根上了。

同时,他和火属性灵根产生了一种联系,很快,他身的皮肤之上,泛起了一层淡淡的蓝色光芒。

利用魅妖体的气息,混杂着火灵根内的火属性能量,在他身的经脉之中,一圈又一圈的游走了起来。

随着时间推移。

清纯浪漫少女唯美写真俏皮可爱

沈风感觉身的经脉一会冰冷无比,一会又滚热无比,这简直是一种冰火两重天的感觉。

可他的脸色没有丝毫的变化,整个人显得非常镇定。

就是这种感觉。

曾经在仙界点燃九幽蓝焰的时候也是如此。

可能之前点燃了无极帝火的原因,这次要点燃的九幽蓝焰,在仙界的源火榜上只是排行第六,所以沈风没有感觉到太大的痛苦,他所煎熬的是陆薇不老实的双手。

但,他又不能够制止陆薇,一旦制止,陆薇可能就会停止将魅妖体的气体渗透进他身体里。

慢慢的、慢慢的。

沈风身上泛起的蓝色光芒越发旺盛,同时他已经将火灵根激发到了极致,将魅妖体的气息,始终和火灵根的火属性能量混杂在一起。

身体内。

经脉中时而冰冷,时而灼热的感觉,始终是不停的交替着。

某一个瞬间。

沈风的眉头越皱越紧,越皱越紧,从他身上散发出了冰冷和火热交织的气息。

待到他身上的蓝色光芒逐渐消散的时候。

他的右手手掌一翻,一簇蓝色的火焰,从其掌心内冒了出来,在他的手掌上欢呼雀跃的。

点燃的九幽蓝焰,虽说还没有未成形的无极帝火强,但沈风操控起九幽蓝焰是更加得心应手。

毕竟当年在仙界,从他在筑基期点燃九幽蓝焰之后,到修为突破至仙帝境,他一直使用的是这种本源之火。

无极帝火倒是没有对九幽蓝焰表现出仇视,或许都是被沈风点燃的,这两种本源之火有一种天然的亲近。

无极帝火窜到了九幽蓝焰旁,围着九幽蓝焰不断的转着圈。

将两种本源之火部收入了丹田内,沈风并没有感觉到身体有什么不适,这倒是让他彻底松了一口气。

在他要将陆薇从无意识的状态中唤醒的时候。

陆扬、郭力强和乔子墨洗完澡走了过来,陆扬是走在最前面的,他第一个看到自己的妹妹在老四怀里,好像连衣服也没有穿?

不过,陆薇靠的沈风比较紧,陆扬只能够看到陆薇光着的后背。

他立马用手挡住了郭力强和乔子墨的眼睛,说道:“老大、老三,我看我们还没有洗干净,再去好好的洗洗。”

在他推着郭力强和乔子墨离开的时候,心里面是一阵叹气,自从知道沈风消失三年的去向之后,他知道他们和老四之间相差太远了,自己的妹妹和老四也不知道会不会有结果?

沈风知道陆扬他们肯定是误会了,他手掌按在陆薇的后背之上,灵气不停的侵入其身体内。

陆薇逐渐从无意识状态中脱离了出来,当她看到沈风的脸庞时,她美眸里充满了迷茫。

很快。

她发现不对了,自己竟然没穿衣服的躺在了沈风怀里,双手部伸在了沈风的衣服里。

面对眼前这一幕,陆薇喉咙里不禁发生了一道叫喊声:“啊~”

沈风急忙捂住了陆薇的嘴巴,将她激发了魅妖体的事情说了一遍,并且告诉了她平时应该要如何控制魅妖体。

陆薇闻言,她不再尖叫了,脸颊红得像熟透了的苹果,急忙从沈风怀里走了出来,捡起睡衣穿在了身上。

沈风陷入了沉思之中。

在他看来就算这次不被陆薇魅妖体的气息渗透,等以后遇到了和九幽蓝焰差不多的气息,他应该还是能够将九幽蓝焰点燃的。

这次纯属是一个巧合。

如今点燃了源火榜排行第一的无极帝火和排行第六的九幽蓝焰,假如他还在仙界,并且这件事情传播出去,足以震惊他所在的整个仙界地域。

也许不仅是他所在的仙界地域,整个完整的仙界,也没有人能够点燃两种不同的本源之火。

过了好半晌之后。

陆扬等人才再次走了过来,他们刚刚可是听到陆薇的尖叫声了。

陆扬凑到沈风耳边,低声说道:“老四,我妹妹还是第一次呢!以后好好对待我妹妹。”

沈风也懒得解释了,他知道越解释越麻烦,索性重新投入了玄气丹的炼制中。

当陆扬等人将目光看向陆薇的时候,他们也发现陆薇有了很大的变化,这还是陆薇将魅妖体极致收敛的结果呢!

陆薇低着头解释了一下自己激发魅妖体的事情,并且再三的说明了自己和沈风之间没发生什么。

……

一天之后。

沈风将所有的三花果部炼制成了玄气丹,这次他总共炼制出了两千颗玄气丹。

在他坐下来休息一会,准备随意吞服一些玄气丹的时候。

顺手将口袋里的手机拿了出来,他一直忘记把手机开机了。

当他把手机打开的时候,很快收到了数百条短信,还没来得及查看这些短信,正好又有一个电打了进来,沈风按下了接听键。

电话那头立马传来了,天海中医学院老校长苗博厚激动的声音:“老天总算开眼了啊!”

“沈前辈,您是要急死我了!这两天我足足打您上百个电话。”

“还好、还好,您终于接听了。”

“之前您说要重新组织一次医术大赛,让获得国际医术大赛前五的人来参加,这样可以最快的重振中医。”

“如今,在这次国际医术大赛中获得前三的人部答应了,他们擅作主张的把医术大赛定在了后天,并且已经对外公开了,如果这次我们不准时参加,那么中医就真的没希望了,他们这些人太无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