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逸跑了很远才敢停歇下来,听到背后传来穷奇那震耳欲聋的咆哮声,依旧觉得还是一阵心有余悸。

说实话,这头成年期的穷奇,是他所遇到过最为恐怖的凶兽。

这头旷世穷奇,所拥有的力量,完全不比当初的李修远弱多少。

咻——而在此时,一道流光从天际闪掠而来,数百丈的距离眨眼即至,瞬间出现在了面前。

这道略显狼狈的人影,自然便是慧信禅师。

慧信禅师浑身袈裟已经破烂不堪,嘴角还残留着淡淡的血迹,样子看起来稍微有些狼狈不堪。

张逸心中一惊,满含担忧的迎了上来:“慧信禅师,您没事吧?”

他居然没想到,强如慧信禅师这等超一流高手,面对刚才那头旷世凶兽,都会变得如此狼狈。

“贫僧没有大碍。”

慧信禅师冲他摆摆手,他叹口气说:“那头畜生实在太强了,贫僧拼尽全力,都撼动不了它分毫,不愧是上古四凶之一的穷奇啊。”

张逸吃惊了一下,满腹疑惑的问道:“慧信禅师,您怎么也来了蓬莱仙岛?”

他现在才想起来,慧信禅师当时曾说过,受人所托来保护他的安全。

甜美暖冬短发和服少女在农家院子写真

他到底受谁的所托?

“唉——”慧信禅师深深叹了口气,方才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了他。

原来,慧信禅师当时已经回到了佛宗,突然有一天,莫水凝现身在佛宗里,二话不说威胁慧信前来蓬莱仙岛。

因为蓬莱仙岛有奇阵限制的缘故,莫水凝在慧信身上弄了点特殊手法,所以慧信才不会受到奇阵限制。

“什么?”

张逸闻言脸色变了变,沉声问道:“您的意思是说,您来到蓬莱仙岛,完全是水凝那丫头的意思?”

他本来就想到莫水凝渡劫未失败,没想到她居然没回到昆仑墟,反而在武道界里乱晃悠。

更让他没想到,莫水凝前往了佛宗,还威胁慧信禅师来到蓬莱仙岛保护他。

只是他有点疑惑,按道理来讲,莫水凝既然恢复了神识,她应该完全忘记自己了才对啊?

难不成,她的神识没有消散,反而还记得自己?

想到这里,张逸心情有些欣喜,又有些忐忑。

“没错。”

慧信禅师微微点头,他叹口气说:“说真的,莫前辈跟之前有所不同,武道修为已经在贫僧之上了。”

“她现在在哪里?”

张逸一脸激动的问道。

“她就在……额,贫僧也不得而知啊。”

慧信禅师脸色微微变了变,差点就脱口而出了,心说还好贫僧反应快啊。

闻言,张逸觉得有些失望。

不过很快,他尽量将这些事情抛之脑后,反而问道:“慧信禅师,您以前来过蓬莱仙岛吗?”

“呵呵,贫僧数十年前,有缘来过这里一次。”

慧信禅师微微一笑道,他一脸疑惑的问道:“张施主,你为何这么问?”

张逸闻言心中一喜,随后忍不住问道:“您既然来过这里,那您知不知道,蓬莱仙岛上哪里有诛心草?”

“唉,贫僧不晓得。”

慧信禅师摇摇头说:“不过说实话,蓬莱阁里种植了不少珍贵的药材,那里可能会有你需要的诛心草。”

“真的?”

张逸眼睛瞬间一亮,不过高兴没多久,他便有些颓废起来。

他之前偷看步韵洗澡,早就把他当成仇人看待,他现在前往蓬莱阁,跟自投罗网有何区别?

慧信禅师抬眼看了下天色,突然说道:“天色不早了,我们找个地方歇息一下吧。”

“好的。”

张逸沉思了一下,觉得慧信禅师的话很有道理。

他们身处百兽谷里,这里凶兽神出鬼没,尤其是到夜里,正是凶兽出没的阶段。

为了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他们还真得找个地方休息一下。

再者说,慧信禅师看起来受了不轻的伤,也必须要得到治疗才行,否则影响武学根基,那就得不偿失了。

在即将入夜的时候,张逸他们在山腰处找了个山洞。

就在他们刚刚来到洞口的时,张逸不由微微一怔。

此时,山洞里面已经有人了。

不是别人,赫然就是苗素素和布兰妮她们。

“张先生?”

布兰妮同样微微一怔,她很快一脸欣喜的说:“见到你们没事,真的太好了。”

苗素素俏脸冷若冰霜,她目光很快被慧信给吸引了过去,她客气的抱拳道:“想必这位,便是来自佛宗的慧信禅师了吧?”

慧信禅师双手合十,微微一笑道:“苗前辈,您好啊,贫僧法号正是慧信。”

事实上,苗素素的年龄比起慧信还要大,他见到苗素素自然要尊称一声“前辈”。

苗素素眼神很古怪的看着他,纳闷的问道:“我说慧信,你不在佛宗里好好待着,干嘛要跑到蓬莱仙岛里来?”

“受人所托,保护张施主的安全而已。”

慧信禅师笑了笑。

闻言,苗素素心中更加疑惑了,目光不自禁看向了一边的男人。

她心里很清楚,能劳动慧信禅师大驾的,在这世间,可谓是凤毛麟角。

就在苗素素跟慧信禅师聊天的期间,张逸已经来到了布兰妮的身边。

布兰妮表面看起来很正常,可她内心里充满了自责与懊悔。

如果不是她执意孤行,也不会让菲利斯他们落入这种下场。

张逸自然明白布兰妮此刻心里的感受,他叹口气说:“布兰妮小姐,人各有命,请节哀。”

“呜呜呜,早知道会这样,我就不来这里寻找血兰花了。”

布兰妮再也忍不住哭出声来,还不忘扑进了张逸的怀里。

对她而言,只有眼前的男人,才能让她稍微有些安全感,也是一个可以哭诉的人。

面对布兰妮突然如来的举动,张逸而是一脸的无奈,有些手足失措的样子。

他最怕的,就是面对女人的哭泣。

张逸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布兰妮,只能轻轻拍她的背说:“你放心吧,我会安全将你给送出去的。”

苗素素下意识的回过头来,她看到这一幕,已经气得牙痒痒。

“张先生,真的谢谢你。”

布兰妮渐渐停止了哭泣,不过肩膀还是一抽一抽的。

苗素素再也忍不住了,她突然站起身来说:“布兰妮小姐,请注意一下男女有别!”

“男女有别?”

布兰妮听得一愣一愣的,她撅着小嘴说:“在我们那里,根本没有男女有别之说啊。”

“你——”苗素素气得胸口剧烈起伏着,胸口的怒火蹭蹭蹭的往上窜,仿佛都要喷发了似的。

她心里很清楚,布兰妮是西方人,在西方的国度里,那里的人很开放,根本就没有男女有别这种说法。

张逸嘴角狠狠抽搐了两下,他心里自然清楚,这老妖婆肯定是吃醋了。

苗素素美眸狠狠瞪了男人两眼,有点气急败坏的坐了下来。

慧信禅师摇头苦笑看着这一幕,他原地盘膝而坐,开始运功疗伤。

他不想扯进这种男女感情的事情中,还是装作没看见疗伤再说。

布兰妮抬起头看着张逸,眼巴巴的说道:“张先生,在这里,只有你才能给我安全感,我今晚要跟你睡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