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封逸辰看到他血淋淋的手背,带他转身进了客房,“我给包扎一下。”

封少瑾伸出手背,一瞬不瞬的盯着封逸辰。

封逸辰低垂着眉眼:“她不能受刺激,是想要她疼的死去活来忆起过往,还是希望她保持着现在的状况?”

封少瑾:“……”

封少瑾不甘心:“我没有刺激她。”

封逸辰将白色纱布一层层的缠绑在他的伤口处:“那也不要逼她。”

封少瑾:“……”

封少瑾呼吸声微沉,若是不逼她,她的心里便永远有那个人,永远不会接纳自己,若是逼她,她会忆起过往,可说不定也会生不如死。

那种头痛欲裂,恨不得就此死去的感觉,实在是太痛苦了。

封逸辰叹了一口气:“哥,我已经跟说过了,嫂嫂她心里的人就是,怎么就不信呢?

从前的跟现在的不都是吗?有什么区别呢?

清纯玉照笑容动人

总不能忘记了过去的,就要否认从前的吧?

我要是嫂嫂,我也不愿意停留在过去,不愿意回想从前……”

封少瑾不解:“不是说我爱她爱得死去活来,对她的感情远远多于她对我的感情吗?

我难道还做过对不起她的事?”

话一出口,他突然想起来,自己那个被报纸大肆报道,门当户对的未婚妻,以及无论出席哪场晚宴都要带在身边娇宠不已的墨家二小姐墨瑾澜。

难道是因为这两个人?

他突然就觉得从前的自己确实不是个东西。

封逸辰不想再提过往,过往太残酷了,不堪回首。

他只道:“好好考虑清楚吧,从前的事我不想再提了。”

封少瑾沉默了。

胡素雅留在卧房照顾墨凌薇,等到墨凌薇睡着后,她帮着收拾干净,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这间卧房装修的奢华贵气,就连随处一个小小的摆件,都是价值不菲的古董和艺术品。

胡素雅暗自咋舌:这封家到底有钱到了何种程度,随手一件摆件都能如此贵重?

继续打量下去,胡素雅才发现这间房貌似是主人的卧房,不用问,必定是封少瑾的房间了。

胡素雅有些懵,她以为墨凌薇醉酒后来了这里,封少瑾必定会腾出一间客房安置墨凌薇的,却没料到竟直接把人放在主卧里了。

那封少瑾呢?

胡素雅想要问的清楚明白一些,她站起身,才拉开门,就看到封逸辰端着汤药站在到了门口。

“等凌薇睡醒,把这碗药喂她喝了。”封逸辰面色含笑,“驱驱她嘴里的血腥味道。”

胡素雅接过药碗,斟酌着问:“少瑾少爷昨晚宿在哪里?”

封逸辰顷刻间便明白了胡素雅话里的意思,笑道:“当然是隔壁的客房,我哥虽然强势了些,但起码的分寸还是有的,胡小姐不必担心。”

四姨太闻言,才彻底放心了:“我们凌薇刚才也是无意识的,不知道少瑾少爷的手背伤的如何了?”

“一点小伤而已,不碍事。”封逸辰压根就没放在心上。

毕竟,比起曾经相爱相杀的动刀动枪,这点伤简直就是可以忽略不计的毛毛雨了。

四姨太:“……”

这家人真好,都咬的血肉模糊了,一个不觉得疼,另一个也没当回事,挺有包容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