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剑道第一仙最新章节!

砰!砰!砰!

一只只鬼脸妖蜂闯过防线,冲进化岳楼船,就如一道道闪电,劈得楼船千疮百孔,到处都是破坏的痕迹。

偶尔更有一阵惨叫声响起。

苏奕和花信风所在的房间也遭受到冲击,但每当有鬼脸妖蜂冲来,就会被苏奕探手擒下,拔掉它们的獠牙,随手收起来。

就和守株待兔的猎物似的,一抓一个准。

半刻钟时间后。

化岳楼船众人终于击溃鬼脸妖蜂的袭击,朝远处海面掠去。

在离开那一瞬,苏奕远远地看到,那一片绿油油的荷花深处,悄然出现一道身影。

这是一名身披黑色斗篷,肤色白皙如玉,眼瞳碧绿妖异的男子,腰畔挂着一条盘绕起来的猩红长鞭,手中托着一个赤红如血的葫芦。

他似乎察觉到了苏奕的目光,不禁一怔,旋即抬起手,笑着朝苏奕挥了挥。

就如在为老友送行。

麻花辫少女格子裙甜美笑容白嫩肌肤森女系写真图片

而后,这黑衣斗篷男子的身影悄然消失不见。

“又一个夺舍者。”

苏奕眸光深邃,牢牢记住了对方的样貌。

“公子,在看什么?”

花信风问。

“一个向我挑衅的不知死活的东西,他最好祈祷别让我抓住他。”

苏奕淡淡开口。

他目光看向花信风,把刚才那黑色斗篷男子的模样描述了一遍,问道,“可知道此人是谁?”

花信风摇头,道:“若对方是夺舍者,其身份就很难猜测了,这种家伙也最擅长隐瞒自己的气息和来历,就像大秦六皇子秦弗、潜龙剑宗宗主聂行空,若非公子提醒,我都不敢想象,他们竟会是夺舍者了。”

苏奕不再多想。

这次遭受鬼脸妖蜂的突袭,对他而言,反倒是一桩好事,轻轻松松收集了六十余对妖蜂獠牙。

和白捡了一批五品灵材也没区别。

经此一战,也让化岳楼船破损大半,满目疮痍,事后统计,船上的九位先天武宗人物遭难,被鬼脸妖蜂杀死。

这样的损失,让掌控此船的顾青都心都在滴血,脸色阴沉难看。

秦洞虚等人的脸色也很不好看。

才刚抵达乱灵海不久,就碰到是这样一场祸事,自然让人心情很差。

不过,接下来的路途上,倒是风平浪静,虽也遭遇了许多可怖的天灾,但都有惊无险地避开。

两个时辰后。

远远地,一阵缥缈的啼鸣声传来,在天地间不断回荡,犹如婴孩哭泣之声般,极为渗人。

“到了!”

化岳楼船上,秦洞虚凭栏而立,目光灼灼,露出期待之色。

在他身边,顾青都、澄真等大人物,也都把目光齐齐望向远处,神色间浮现出抑制不住的震撼。

就见极远处的天地间,有神曦蒸腾,光霞如瀑,遮蔽千丈范围的天地间,衬得那片天地一片煌煌神圣的气息。

而在虚空中,则有一座天宫似的建筑浮现,直似有无垠高大,通体似由神金仙玉堆砌而成,弥散出万千道神虹。

一眼望去,就如神仙栖居之

地!

“公子看,那便是群仙剑楼的遗迹力量所化,这一段时间以来,一直悬浮在此,吸引天下修行者前来。”

花信风灵眸发亮,满脸期待,“只看这等旷世异象就知道,那遗迹之中,定有了不得的造化问世!”

苏奕远远眺望,凝视片刻,道:“这地方,的确是一个机缘之地,可同样,也充斥极大的凶险,接下来的行动中,莫要贪念什么宝物,先摸清楚那其中的玄机,再动手也不迟。”

在他眼中,那虚空中再神圣辉煌的景象,也掩盖不住一股冲霄而起的杀气!

花信风点了点头。

她内心也有些紧张,毕竟,此次行动中,竞争者极多,会发生诸多不预测的凶险。

“该死!有人早已捷足先登,进入了那一座遗迹中!”

蓦地,楼船上响起秦洞虚震怒的声音。

众人顺着他目光看去,就见虚空中那一座宛如天宫般的建筑门庭前,两扇足有十丈高的大门早已开启,门内光霞氤氲,看不清楚究竟。

“按照之前的推断,不是说这遗迹入口的封禁力量,会在三天后才能消散吗?”

顾青都皱眉。

“肯定是有人提前动手,破坏了那封禁力量。”

游长空脸色阴沉。

一想到一桩天大的造化,竟然被人抢先一步,这些大人物谁能不焦灼恼怒?

“诸位莫急,这等遗迹之地,凶险莫测,就是提前进去,不见得就能第一时间夺得造化。”

秦洞虚深呼吸一口气,沉声道,“更何况,哪怕其中的造化被他人得到,我们一起出手,再将其夺过来便是!”

“走,我们也进去。”

说着,他已率先行动起来。

当即,化岳楼船上的强者,皆飞掠而起,跟在秦洞虚后边,朝远处虚空中的天宫中掠去。

一群人浩浩荡荡,进入那天宫大门后,身影便消失不见。

没有人注意到,苏奕在进入这扇大门时,目光朝远处的海面扫了一眼,而后就收回目光,走了进去。

“那家伙是谁,神念力量未免也太可怕了吧?”

海水下方,足有百丈深的地方,一个身着杏黄道袍,模样俊秀的少年,脸色微微一变。

若葛长龄在,一眼就能认出,这少年正是他的弟子葛谦。

“怕个球,进了那群仙剑楼的遗迹,也和主动送上门的韭菜没什么区别,就等着被人收割吧。”

葛谦神魂中,一道苍老的声音悠然开口。

“老家伙,确定这群仙剑楼内,真的是一个被人提前布置好的杀局?”

葛谦神色明灭不定。

“既是杀局,也是机缘之地,有人打算一箭双雕,收了机缘,再黑吃黑,把那些个被机缘引诱过来的韭菜都收割了。”

苍老的声音微微有些凝重,“这样的浑水,我们还是不去掺合为妙。”

葛谦嗤地笑起来,“以前时候,不是经常怂恿我去冒险,并且信誓旦旦的保证,这苍青大陆上,还没有谁能威胁到吗?”

话语透着浓浓的讽刺味道。

那苍老的声音恼羞成怒般,恶狠狠道:“小子懂个屁,我们前来的这些天里,起码见到了三个夺舍者,除此,还有一些元府境邪修,最弱的角色都有辟谷境修为。以小子如今那先天武宗境的修为,哪有资格和他们掰手腕?”

顿了顿,他唏嘘道:“老夫也曾是睥睨诸天星空的大人物,皇境见我也低眉,不敢不敬,不曾想,如今却沦落到仅仅只剩下一缕残魂,若非如此……哼,就那些个小蝼蚁,老夫翻手可灭!”

葛谦没好气道:“行了,什么时候能改掉这种吹牛的习惯,我起码还能高看一眼。”

说着,他眉头微微一皱,“奇怪的是,那苏奕却至今不曾显现踪迹,他难道对这等旷世机缘不感兴趣?”

谈起苏奕,那苍老的声音变得严肃一些,道:“或许,那家伙早已经来了,只是没有被我们发现而已。”

“是吗,我可真想见识见识他的风采啊……”

葛谦悠然向往。

前不久的时候,他从大周北疆浑溟海深处返回后,就听说了有关苏奕的一系列轰动大事,惊得浑身直冒冷汗。

这才多久,那苏奕就强大到杀陆地神仙如杀鸡宰狗的地步了?

震惊之后,他就感到无比庆幸,当初没有去找苏奕的麻烦,否则,倒霉的注定会是自己了!

“想和他动手?虽说和他一样是先天武宗,并且修炼的乃是本座所传授的‘玄武真炁经’,论底蕴和战力,也足以跨境界去灭杀这世俗中的辟谷境角色,可若真遇到苏奕……”

不等那苍老的声音说完,葛谦就打断道:“我只是想见识一下他的风采,远远地看一看而已,谁说我要和他打架了?我还想多活一些日子呢!”

苍老声音憋了半天,吐出一个字:“怂!”

恨铁不成钢。

葛谦不以为然。

忽地,那苍老声音似察觉到什么,急促道:“连运转玄武闭息诀!”

葛谦心中一震,来自谨慎小心多年磨炼出的本能,让他第一时间就按苍老声音所说,运转秘法,将一身气息彻底内敛,整个人宛如没有了生机,化作一块冷冰冰的海底碣石般。

唰!

几乎同一时间,一股恐怖的神念力量扫过这片海域,宛如来自神祇的窥视,带着让人窒息的强横威压。

那一刹,葛谦毛骨悚然。

而远处海面上,则凭虚立着一个足有十多丈高,宛如一座小山峰般的白色巨猿。

巨猿眼神清澈平和,双臂抱胸,手中握着一柄丈许长的金色大戟。

而在其宽厚的左肩上,摆着一个蒲团,一个女子穿着一袭素净玉袍,懒洋洋坐在其上。

女子女扮男装,唇红齿白,俊秀十足,其右手中,握着一柄雪白羽扇,轻轻挥动,仪态闲散。

她就宛如来游山玩水似的,远远望着那群仙剑楼的遗迹,半响才笑道:“重阳,走吧,去那不归岛瞧一瞧,等过段时间再来此地。”

宛如山峰般高大的白色巨猿,微微颔首,恭敬道:“是,师尊。”

——

ps:明天争取再补个5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