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了,我可以饶了你,更给你在华夏无上的权利,不说,我废了你!"男子阴沉道:"或许你不知道我是谁,我告诉你,我叫古金王,古家大少,你口中的少主与我比就如蝼蚁,识时务者为俊杰!""古金王!"韩云浩脑海如轰了一下般,这可是江湖第一天才高手,所创造的成就,至今无人能破。

没想到他回来了,而且是奔着少主来了。

"逆子,这是你最后的机会,再不臣服古少,你死无葬身之地!"旁边的韩清水也冷喝一声。

"哈哈哈,古少虽然名动江湖,可我韩云浩不是见谁就拜的人,我虽是狗,但也不忘主。

"韩云浩一声大笑,就这么看着古金王,一句话也不说。

古金王脸色一沉,手掌猛然抓出,落在韩云浩的胸膛之上,力量倾斜,将韩云浩的胸膛抓的如面团般。

"啊!"韩云浩发出痛苦的声音,身经脉与骨骼仿佛扭曲了般。

"不说,我就废了你!"古金王手掌抓入韩云浩的胸膛,穿过五脏六腑,落在脊柱之上,咔嚓一声捏碎了韩云浩的脊柱。

"哇!"韩云浩大喷一口血,痛的晕了过去。

旁边的韩清水却冷笑连连,脊柱都被捏碎了,这韩云浩一辈子都成废人了。

"将他带走,想办法找到林辰所在的消息,另外,在得到这些丹药秘密之前,绝不许杀他。

"古金王将手掌伸了出来,舔着手中的鲜血,缓缓离开。

气质纯净mm柔美恬静图片

他边走边看着手中的丹药,充满了兴致。

这是洗髓丹,能洗精伐髓,巩固基础。

哪怕他如今实力滔天,但这种丹药对他依旧有效,而且吞服的越多越好。

他知道,这样的丹药放在江湖,那可是比百年人参更加宝贵的东西。

再看韩云浩,他被人从墙里挖了出来,有人提着他的一只脚,拖着离开客厅。

没人见到,看似晕过去的韩云浩,满是鲜血的手指在地面写下歪歪扭扭的一个字!古!做完此举,他终于不省人事,但他知道少主会明白的。

也会替他报仇的。

两天之后,一辆私人飞机在机场停下,而后一名穿着宽大的裙子,容颜倾城的女子,在一名运动衫男子的搀扶下走了下来。

“小洛,累吗?

要不要休息一下?”

“口渴了没有呢?”

“我们回到京城了,接下来就在家好好养胎吧。”

男子小心翼翼般扶着女子,一脸关切道。

他们正是林辰与苏洛。

苏洛被林辰扶着,心里暖暖的,以前的林辰就很关心她了,自从怀孕之后,这种关心更浓一分。

难道,每个即将做爸爸的男人都会这样?

“林辰,你也太紧张了吧,我又不是小孩,能照顾好自己的!”

苏洛笑道,抚摸着肚子,暗暗嘀咕,孩子,你看到了吗,这就是你爸爸,像个傻瓜似的。

林辰却脸色一板:“我知道你能照顾好自己,但也要小心啊,孕前期前三个月可关键了,唉,早知道你怀孕了,我就不该让你去登云行宫。”

“我这不是没事嘛。”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林辰叮嘱道:“反正回去之后,你哪都不许去,我要二十四小时盯着你。”

“你当我坐牢吗?”

苏洛不满的撇了撇嘴,觉得林辰太紧张过头了。

两人渐渐走出机场,林辰却感觉有些不对劲,他早提醒了御龙殿,按理来说,应该有人来接他们才对。

正想着之时,一辆劳斯莱斯在路边停下,穿着西装的司机下车后,打开车门,对着林辰招手:“林老板,我是御龙殿的人,负责送你们回去的!”

林辰略微皱眉,御龙殿总算还是来了,就想带着苏洛走过去,但突然觉得不对劲。

林老板?

除去辰光洛河商盟的人外,御龙殿可从不会叫他林老板的。

其次,这人大张旗鼓的说来自御龙殿,这也与御龙殿的行事作风不同,在公共场合,御龙殿很少自报家门的。

这人,是假的。

想法刚落,林辰连忙拉住苏洛。

“林辰,怎么了?”

苏洛转身问道。

“那车太招摇了,我们还是做出租车回去吧。”

林辰低声提醒道。

两人说话的短短十几秒,前方突然传来轰鸣,街道剧烈动荡,火光冲天。

只见劳斯莱斯爆炸了,且炸弹威力惊人。

如果林辰之前没有停下来,必然要遭殃。

虽然以两人的实力,只要没有正面被炸弹轰中就不会死,但谁能保证胎儿不受影响。

“啊,爆炸了!”

“这边有人受伤了,救护车,救护车呢!”

“是恐怖袭击吗?”

很快,大街一片慌乱,哭喊声,焦急声持续传出。

“林辰!”

苏洛也惊讶的看向林辰。

“先离开这里!”

林辰牵着苏洛的手便走。

砰!也就在这时,有狙击子弹射来,并且是特殊子弹,专破古武者的护体内功。

林辰手掌一挥,在子弹射来之前握住了,而后带着苏洛潜入多人的地方。

他看得出,对方是拥有枪神称号的狙击手,再加上子弹与狙击枪是改造过的,威力丝毫不可小觑。

当然,如果没有苏洛在旁边,那狙击手绝对是在找死,林辰有千百种方法找到他,乃至抹杀。

但有苏洛在,他不敢冒险。

“林辰,有人要杀我们?

难道是奔着我来的?”

苏洛也不是什么软角色,已看出了什么。

实际上,她一直被林辰保护的很好,但她的整体战斗力丝毫不弱。

“不一定是奔着你来的,应该是奔着我们两人来的,而且对方这么做,其实在给我们一个下马威而已!”

林辰带着苏洛在人群中穿插,同时拨打电话。

“下马威?”

苏洛渐渐也有些明白。

确实,以她与林辰的身手,这些爆破,狙击等等的暗杀根本没用。

如今他们这么狼狈,主要还是怕影响到肚中的宝宝而已。

“小心,人群中也有杀手,实力在先天的水准,但隐藏的很好。”

“三点钟方向有三人,十二点钟方向有两人,小心他们用毒。”

“出手谨慎些,别闹出太大的动静。”

继续前行,林辰也在苏洛耳边道。

说着之时,隐藏在暗处的杀手已潜行而来,他们隐藏在人群之中,就像路人般。

林辰银针挥动,有两人便是定在当场不动,被定了穴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