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思瑜用匕首削着树枝:“有过。”

“姑娘的那位至交如何?”

“挺好的,人很好,性格好,还……”墨思瑜侧头看了楚初言一眼,尽管眼睛上缠绑着白布,身上的锦袍已经脱了,披着一块用动物毛皮做好的背心,却依然好看至极,胜过这里所有的风景,“还长得俊朗。”

楚初言:“……”

楚初言的脸突然又红了,只觉得耳尖都是烫的。

沉默半响后,楚初言又支支吾吾的问:“姑娘的那位至交,如今身处何处?”

墨思瑜:“……”

你这瞎子,从前不见你的好奇心如此重,如今看不见了,倒是喜欢问东问西,硬要哪壶不开提哪壶。

墨思瑜没好气的开口:“不知道。”

“不知道?”楚初言打破砂锅问到底:“既然是至交,姑娘来了这里,他没有一同跟来吗?”

“我们当时闹翻了。”

“为何闹翻了?”

网络排名榜 清纯的可爱mm

“额……”墨思瑜不知道该如何扯谎了:“这件事提起来令人烦忧,兄台就不要追问了。”

楚初言:“对不起,是我冒昧了。”

原本以为楚初言这种有分寸的人大概不会再开口了,却没料到他又絮絮叨叨的讲起了自己的事情:“我那位至交,也是一个很好的人,医术好,心肠好,性子也很好……”

墨思瑜越发心虚了,她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医术好她是承认的,但心肠好这个赞美却受之有愧,性子好这个称赞更是愧不敢当。

她自己什么德行自己难道不清楚吗?

墨思瑜不敢搭腔。

楚初言见她一直沉默,没半点反应,追问:“姑娘是月城人吗?还是只在月城生活过一段时间?”

墨思瑜默默思索着,来月城这么久,她的口音早就融入月城人的口音里了,倒是也听不出来自己是哪里人。

便斟酌着开口:“算是月城人吧。”

“姑娘从小在月城长大吗?”

“额……也去过别的地方。”

“我姓楚,名初言。”楚初言突然自我介绍起来:“姑娘可以直呼我的名讳。”

墨思瑜内心:“我知道,把你从沟壑里拖上来的时候就知道了。”

楚初言又问:“姑娘贵姓?”

墨思瑜:“……”

不想说。

见她不回答,楚初言也不强求了:“姑娘若是不告知我姓名,怕是出去后,我没法报答这份恩情了。”

墨思瑜:“等出去了再说吧,若是你的眼睛好不起来,这份恩情不要也罢。”

楚初言微微抿了下唇,唇角高高翘起:“姑娘也是仗义之人。”

到了后半夜,果真下起了雨,一开始淅淅沥沥的,到了后半夜,却转成了狂风暴雨,大雨倾盆。

风卷着雨水从洞口灌进来,洞里的烟雾一下子弥漫开,呛的人直咳嗽。

墨思瑜被烟熏醒,赶紧起来,用另外一半的石块将整个洞口部封了起来,才刚做好这一切,躺在兽皮上正睡的沉沉的楚初言突然坐起身,双手用力捂住了眼睛,抑制不住的低吼了起来:“我的眼睛,我的眼睛,好痛!!”

墨思瑜才刚往火堆里扔了几根树枝,火烧的更旺盛了一些,她赶紧跑到楚初言的身侧,扒开楚初言的手:“不要抓,不要用力,不要抠眼珠子,会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