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复金似乎早料到如此,不过看到李梦瑶没收下见面礼眼中还是闪过一丝遗憾。

若是此女贪财,反倒容易对付。长这么漂亮身材那般撩人,纳入妾房岂不美哉?但钱财难动摇其心智,不像寻常美女那般简单驯服,可惜。

吕复金暗压欲念,目光如炬盯着李梦瑶,将屋契展开撕开两半:“我觉得此物天下间只指挥使大人配得起,既然指挥使大人看不起,那它就没有存在的价值……”

吕复金说着,又把两半的屋契叠在一块,再撕了一遍。

每撕一下,都仿佛在李梦瑶的心头上撕了一下。

“大人,我去抢过来!岂能让他……”仇浩宇性子急,明白内情后收不住脾气,主动请缨。

“不可。我朝律法,别人的财物怎么处置,是人家的事。”李梦瑶阴着脸道。

这茬她算是记下了,这个如此有针对性的下马威打得她真是措手不及!

看来六勤王此番入京已做好了调查,准备好了这屋契打压她的气焰!

“没有存在的价值,那就是垃圾。”

吕复金把碎纸揉成一团,不屑地扔到路边。等于将李梦瑶一家的脸面,当成垃圾对待。

就在此时,吕复金还期待着看李梦瑶露出悲愤交加的脸色,但迟迟没看到,只觉得她那漂亮脸蛋上的神情忽然变得有些愕然。

夏天的风吹过耳畔犹如在说悄悄话

等他反应过来才发现,所有人都没把视线放在他这边,而是在看向他扔出去的纸团。

他移目看去,顿时想咆哮大叫!

又是刚才那个跑过来发神经的疯子!他又搞毛线啊!!

他欲盖弥彰地吹着口哨,若无其事地走到那头,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地伸出一脚踩在那团废纸上,没人看见。

“不是吧……”陆简一摇着头,难以置信道,“天下间怎会有如此……如此……”他说不下去了。

“这人脸都不要了吗?”龚不决冷冷一笑,仿佛在看天大的笑话。

乾阳道长轻轻摇头,他觉得吕复金此举有些过分了,但那人做的更过分,这可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啊。

那团纸现在就像一个侮辱的象征,拱卫司还真有人敢拿?

拱卫司自己人看到眉千笑自以为鬼祟地走过去,心中也是震撼无比。

仇浩宇明白那团纸对指挥使大人是很重要,但拱卫司哪能受这屈辱,连忙要去把眉千笑抓回来,但是被姜譲拦住。

“姜大哥,我们拱卫司丢不起这个人!”仇浩宇怒道。

“千笑办事向来不拘小节,别有深意。指挥使大人还没说话,吾等不得造次。”姜譲倒是已经有些习惯惯着自己的副队长。

再看那眉千笑,就这么一直吹着口哨,一只脚踩着地面拖沓,迎着满场子鄙视的目光非常不自然地往远处走去,渐渐消失在一条巷子尽头。

大家无语了许久,吕复金慢了数拍才反应过来,想来也是没见过这么厚脸皮的人被吓着了!

“李大人,那衣着怪异的可是你们拱卫司的人!”

“你看他有穿飞鱼袍吗?”李梦瑶两手一摊反问道。

六勤王的情报网当然不差,吕家堡的办事效率更是不差,之前吕复金要查眉千笑的来历,早就已有人回来禀告。

“他叫眉千笑,外号春联侠,正是你们拱卫司的人!”吕复金僵着脸道,要看李梦瑶怎么抵赖。

谁想李梦瑶知道对方掌握了情报后倒是非常爽快:“是啊……不过他今天不是休假吗,姜譲?”

“是的,之前太子作乱眉千笑入宫救驾负伤,属下让他休假至今。”姜譲确实用这个理由给没衣服穿的眉千笑休假了。

“所以今天他不算锦衣卫,只算私自行动。”李梦瑶摇头霸气道。

“休假的人和你们一起行动?”

“哪有一起行动。今日他是凑巧在此,你们的人不可以作证看到他一个人在店里吃东西吗?”李梦瑶笑道。

吕复金懂了,拱卫司这是拿了东西,还把丢脸的事撇到一个人头上!

“既然刚才眉千笑在这晃来晃去,没见有半点不舒服的样子,唤他回来干活吧,咱们拱卫司不养闲人。”李梦瑶双手环胸,明眼人都能看出她此时心情非常好。

过没一会,眉千笑被一个力统带回来了,那一脸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过的淡定看得吕复金火冒三丈。

此人脸皮厚如钢板,行事完不理世俗之眼光,恐怕震威镖局被吓跑是中了此人的奸计!吕复金不能再小视此人!

“这位锦衣卫,你刚才是否捡了什么东西?”总管事双眼锐利直逼眉千笑,想不要脸撇清干系,他可不允许。

“没啊,有吗?我刚才是在这,但内急去了趟厕所,你们不都看到的吗?”

眉千笑睁大眼睛说瞎话引来满街嘘声。

“胡说!我刚才明明看到你捡了吕少主的东西!”六勤王众人十分意外,没想到李梦瑶站出来大义灭亲,厉声喝道。

“好吧,是拿了点东西。”眉千笑吊儿郎当走向吕复金,不情不愿掏出一团脏兮兮的纸,“你掉的,吕少主拿回去吧。”

吕复金亲手当垃圾不屑地扔的玩意,再要回来岂不打自己的脸?

“垃圾,我不要了。”吕复金冷冷道。

“哦,你不要那我要了。无主之物,谁捡着谁要,很公道吧?”眉千笑满意地把纸团收好回到李梦瑶身旁。

“让各位见笑,我这个下属底层出身不知羞耻,请各位见谅。等我回去肯定狠狠教训他一番,路边的东西不能随便捡,得要点脸!”李梦瑶威严甚重地说道,和一众皱着眉头的观众同仇敌忾一起鄙视眉千笑。

仇浩宇受不了了,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实在弄不明白这样的人指挥使大人为何还要带在身旁。就算眉千笑捡来万贯家财,但名声如过街老鼠,又有何用?

六勤王一行人倒是弄明白了……这恶名初张的春联侠看似疯疯癫癫,很容易让人以为他脑袋有问题。实际上李梦瑶和他两人,一人光明正大肃穆威严,一人臭不要脸胡搅瞎搞,什么计策都能找到法子破解,非常让人头痛!

有这么一个无赖在,这种气势上的争锋变得没有意义,因为拿他们没辙。

吕复金朝李梦瑶等人拱了拱手,索性打算走人,懒得和他们纠缠。六勤王其余几人纷纷施礼,准备随之而去。

这时李梦瑶却是不肯放人了,指着吕复金大喊:“且慢!各位打算去哪?”

“当然是继续调查。”吕复金回过头来面无表情道。

“我们拱卫司奉命查案,皇上已经将南京搜查之权尽数交与我手,请你们安分待着不要阻扰我等办事!”

“皇上有命,你们办你们的事;我等有我们的职责,我们办我们的事。要说阻扰,不你们一直在阻扰我们办事吗?”

“那么说来,你们不停止继续搜查……一城何必搜两次,你等是不相信我们的实力,还是别有用心?”

“当然不是别有用心。”吕复金傲然道。

只否认后者,意思很显然,分明在说就是瞧不起你们的实力。

李梦瑶气愤,但着实拿他们没办法。

“要不……你们证实一下你们的实力?”吕复金忽然扬了扬手,底下抬金竹子的大汉又将大金棒重新调回头来,声势浩荡,“我们互相切磋一下,如果你们赢了,我们六勤王不再做任何调查,听从贵司吩咐。如果你们输了,不会有任何代价,就是不要再阻扰我们行事。指挥使大人觉得如何?”

这个条件很诱人,但是……李梦瑶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下,他们这一边没有赢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