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带着我朝前走了一步,我连忙跟上,周围的视线一片变换,眼前突然开阔起来。

我十分震惊地看着这里,刚才完没有感知到这里居然还隐藏了另外一个空间。

我立刻警惕起来,既然江羽立让我来这个地方,就说明这里一定不是我所想像的那么简单。

从刚才我一路问过来,以及他们的测试来看,这里都充满了神秘。

“害怕了?”似乎是注意到了我的紧张,女生回过头看了我一眼,嘴角勾起一抹调侃的弧度。

我没有要跟她搭话的打算,这个姑娘应该是修炼的魅惑术,举手投足间都在尝试着勾人心神。

最好的解决方式,就是无视她的一切行为。

见我完不为所动,女生也觉得有些无趣,索性也就放弃了。

很快我们就来到了一个矮层建筑,一个中年男人百无聊赖地坐在台子后面,一看到女生脸上就堆起了笑容:“哟,这不是小白回来了嘛!”

小白似乎并不是很喜欢自己被这么叫,也没有给中年男人什么好脸色。

“挪,有人推荐过来的,你自己解决吧。”小白回过头看了我一眼,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从她的眉眼里看出了一丝幸灾乐祸。

见我是个男生,中年男人似乎也不是很开心,整个人更加懒散地缩进了身后的沙发里。

清纯古装美女清秀大气唯美写真

“推荐信有吗?”他看着小白离开之后,脸上的笑容也彻底消失了,和我说话也十分不耐烦。

我倒不是很介意这些,反正也是江羽立叫我过来的。

想了想,我也不知道这个推荐信究竟指的是什么,不过江羽立给我的那张纸条上倒是被我发现了一丝能量波动。

我只能够将江羽立给我的那个纸条递了过去,想碰碰运气。

中年男人只是淡淡地扫了那张纸条一眼,眼睛微眯起来,似乎是看到了眼熟的东西。

他皱着眉头开始思考起来,伸出手想要将纸条拿起来。

就在他接触到纸条的那一瞬间,好像有一股电流突然窜进了他的身体,让他整个人都抖了一下。

他脸上的表情逐渐变得震惊,然后是凝重。

男人抬起头仔仔细细地打量了我一番,并没有发现我的身上有什么特别之处。

很明显,他应该是知道我是江羽立推荐过来的了。

我只是安静地等待着,男人的心里却好像已经思索过几轮了。

“好了没有?”我感觉我只是随口一问,不知道为什么男人居然以为我是生气了在催促他,连忙从座位里腾地站了起来。

“我……我马上带您过去!”他绕了一圈从房子里出来,我这才发现男人的矮胖矮胖的,就跟一个球似的。

他带着我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一路上还是碰到了不少人,这些人身上都有着不弱的能量波动。

在外面已经经历过一次了,所以现在我也没有特别吃惊。

这些人在看到我的时候,眼神都变得有些奇怪,可总归没有那么礼貌就对了。

他们的年纪看起来应该都比我大,而且我的身材在一群大老爷们里面,虽然说不矮,却也不是那种五大三粗的类型。

可能这个样子,确实给人一种很好欺负的感觉吧。

我不清楚这里面究竟是怎么样的生存法则,不过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跑来我这里闹事,那绝对是自讨苦吃。

很快我们就来到了一栋看起来有些年代感的建筑,我跟着人男人走了进去,男人只是给我指了一下一个房间,自己却并没有进去。

我推开门,有些奇怪地看着这个房间,却什么人都没有看到。

不过下一秒,我就意识到了在我的侧面有埋伏。

一道银针从孔洞射了出来,我随手一拍,他们就好像失去了借力似的,直接散落到了地上。

下一秒,上方又朝下轰出一道能量冲击波,在接触到我的头顶时,一道紫金光幕将冲击波挡了下来。

我就这么走进了房间,不时抵挡着身边突然出现的袭击。

“这还是测验吗?”我觉得这些都有些小儿科,忍不住打了一个哈欠,懒懒地看着四周。

似乎是被我这样的状态给弄得有些无趣了,所有的攻击都停了下来。

我转过身,走到一个柜子面前,拉开了柜门。

“找到了,出来吧。”这里的人都这么喜欢捉弄人的吗?一个头发胡子都已经花白了的小老头正缩在柜子里,警惕地看着我。

自己被发现之后,他也觉得有些尴尬,只能乖乖从柜子里爬了出来。

“刚才在里面的视角如何?好玩吗?”我轻笑一声,倒是没有想带我过来的那个中年男人那样,如此小心翼翼地对待这个老头儿。

老头儿也不恼,自顾自地走在旋转椅上坐下。

“你是哪个推荐过来的?伸手还可以。”老头儿的脸就好像是一张干树皮,笑起来的时候显得更加丑陋了。

“江羽立。”我淡淡地爆出江羽立的名字,本来以为老头儿会和男人一样露出震惊的神色的,可是他却比我想象中更加淡定。

“是他啊……难怪小小年纪便有这样的实力和定力。”老头儿摸了摸自己的胡子,一脸欣赏地看着我。

但是我却不是很在乎这些,只想尽快完成江羽立的任务回去。

“他没有和我说过来这边干什么?想请问一下您熟悉吗?”对于长辈,我还有会给予应有的尊重的。

老头儿却在听到我这个问题的时候愣了一下:“你不知道他让你过来干什么?”

我摇了摇头,不觉得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毕竟如果老头儿认识江羽立的话,就应该知道那个人本来就不是一个按常理出牌的人。

“也是,那个人话一向很少。”老头儿自言自语地喃喃道,片刻后才抬起头郑重地看着我,“我是成人继续教育学院的郭校长。”

“郭校长好,所以我过来是干什么的?”我也知道我现在的表情一定有些敷衍。

“自然是过来学习的呗。”郭校长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