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丽一直都像阿烛的姐姐,自从后者进入学院,两人住在一个寝室起便无话不谈。她也算了解阿烛,这个单纯的丫头有了喜欢的人便会为之疯狂,愿意为夏萧付出一切,即便夏萧入魔也敢跟过去,常人想都不敢想。夏萧也没让她失望,在释放魔气时既和原先一样保持着清晰的神智,当真有做影响大荒之事的潜质。

夏萧逐渐靠近四人,只有十数米时停下脚步。即便知道学院和自己站在同一边,夏萧还是保持着距离,因为擎天宗的人在,就得时刻小心,以免将学院人拖下水。

第一次见到学院教员还是在荣城,那时的川连师哥在夏萧眼中无比孤傲,难以接近,像从天上来。现在的感觉和当时有别,可共同点都是无法接近。夏萧不敢承认,可他确实没了身份再靠近他们。

那种即熟悉又陌生的感觉令夏萧皱起眉,可深深弯腰,令四人有些不太明白。

这一礼是行给学院,还是行给自己的过错?夏萧没想那么多,他单纯行给眼前四人。他们此行,注定要背负一些事,比如说放走自己,必定引来擎天宗和学院的一些惩罚,可他们早已做好准备。

“好久不见。”

亲切的问候夏萧和阿烛也曾幻想,可真实听到还是有些难以回答。他们抬起头,和两位教员对视,学院的感情依旧在他们血液中流淌,这种微妙的情感,令夏萧和阿烛两个漂泊在外的人心头一暖,似于水中见到一杆长竹,能救人命。

“前方不过两百里就是棠花寺,你可曾想过如何过去?”

“如果他们真的是佛,肯定会让我通行。”

“但他们是人,真正能称之为佛的,只有那位主持大人,可他再德高望重,在你这件事前,都无法安抚所有人的情绪并劝服他们。”

“那我就拼命闯过去。”

夏萧给出的答案并不是这位体形壮硕的教员想听的,他微微摇头,话语中有些失望。

金色稻谷中的秀丽女孩

“我还以为你有更好的方法。”

“眼前这么黑,要想往前走只有不断摸索,可一脚下去谁也不知是坑还是平坦。”

“此行一去何时归?”

“等找到想要的答案,我定会回去,如果黑暗中的人露出头,我也会出现。”

“我很敬佩你。”

教员看着夏萧,目光有些敬仰。外人不知,为何一位宁神学院的教员,会用这等眼神看一位堕入魔道的人,可王陵知道。教员教导他多年,最常提在嘴边的便是大义和修身。

大义在于丈量自己和群体的利益,修身在于控制自己的多种情绪,特别是嫉妒和冲动二词,最令人堕落,且会做出有害于自身和他人的事来。虽说教员看到的也比较狭窄,但眼界有别,悟出的道理无错。

教员常让王陵认清自己,不足和缺点要承认,他人的优点则要认可。所以在他眼里,这样的人才称得上是君子。可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的夏萧,都配不上那个词,他也从来不把自己和它捆绑在一块,但做得确实不错。

学院没有任何关于夏萧的报道和对待他的特殊指示,先前的苏欢二人及当前四人,所做一切凭本心,这也令夏萧好奇,为何要敬佩自己,这种话他现在受之不起。

“学院怎么说也下了诛杀令,实在没什么值得前辈敬佩。”

“你的勇气至关重要,我很看好你,所以大胆去吧,如果你找到想要的答案,便可洗清罪名。若是找不到,或死在南海……”

“我不会死!”

夏萧和教员四目相对,那种对生的渴望,令教员四人有些震惊,这便是夏萧吗?凭着一口气就走到了现在,从蛮人草原到荒兽尾角,可是一条极为漫长的路线,他们极为乏累,可因为如上故人几句话,又重新充满力量。

在这个空隙,阿烛终于忍不住心头的想念,上前和龙丽抱在一起。后者心疼的抱住阿烛,抚摸她头顶,又转过身拉其到一旁,询问起诸多事情,阿烛一一回答,眼泪不知为何就滑过脸蛋落下。

荒原上的风很冷,随意飘动的草芥更是无人搭理,可夏萧的眼神令两位教员明白,他们根本不用担心夏萧,只用让出这条路。他们各自后撤一步,令夏萧极为感激的再行一礼。或许这个时候嘴角含笑更好,可夏萧实在做不出多余的表情,只有久久不起。

等风吹尽,草芥也都飘落,重新归于荒原大地,夏萧看向阿烛那边,吆喝道:

“走了!”

若不是他们之间认识,肯定以为夏萧给阿烛施了蛊,否则怎么会这么听话?

“来咯!”

之前哭是因为委屈,现在跑得快是因为心情好,阿烛蹦过几步,一把抓住夏萧的手。她的心态,是四人所不能理解的,就算他们再乐观,这样的背景下也蹦跶不起来,可阿烛单纯是因为见到四人开心。

“前辈,告辞了。”

牵着阿烛的夏萧与两位教员对视,随后扫过王陵和龙丽,虽说不是过命之交,只是微微点头,可令王陵和龙丽久久注视,不知为何生出一种尊敬。

就像先辈之前所说,夏萧的勇气别说万中无一,就连百万人中,都不见得有一个。王陵自觉地不凡,可在这种事上,还是不敢挑战,因此只是目送夏萧。等其走出很远,才想起自己的背包里有给他准备的东西。

“夏萧!”

王陵和夏萧有恨也有恩,但前者对他的情感,也没有多复杂,只要离了战场,便是学院的兄弟,所以他冒险扔给他一个东西。这是一个竹筒,在空中转动,重量不轻,砸向夏萧后背。

王陵的目光随其而动,心情沉重,夏萧这一去,便是凶多吉少。他本该高兴,因为没了夏萧,大夏在昔阳必败,他们溃败已是时间问题。可身为学院弟子,王陵的目光很长,知道黑暗里的东西会影响大荒走势,所以又期待夏萧找到些东西并平安归来。可眼前这竹筒,已是他和学院给夏萧最后的支持,等夏萧面临棠花寺时,没人能帮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