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淮慢慢低头,小朋友的脸在面前渐渐放大,直到最后,他跟她相距不超过一厘米后,握着他衬衫领口的那只手,才没有再用力。

也是,这种事儿怎么可以让女生主动?最后一步,他来完成!

他闭上了眼睛,正打算亲吻上去时,薛夕凉飕飕的声音传了过来:“那个气球,还有吗?”

向淮:?

他挑眉,狭长的眸子微微睁开,就对上了小朋友满脸的怒意。

向淮顿时明白了。

小朋友终于知道那气球是什么意思了!!

他忽然间低笑了一下,缓缓开了口:“嗯,还要一起玩吗?”

一句话,让薛夕脸色一红,下一刻,一拳对着他的脸就打了过来。

向淮一动也不动,只带着笑。

旋即,那一拳就停在了他脸颊旁边,轻轻碰了一下他的脸颊,就收了回去,薛夕站直了松开了他的领口,哼了一声:“你,你别以为我是舍不得打你,我是,一打你会心痛,所以才停下的。”

向淮:“…………”

海边漫步的素颜女神牵动你心

他捂住了嘴巴,低笑:“好,小朋友舍不得打我。”

薛夕:?

她柳眉一横:“我说了,是因为那个不谈恋爱会死,我才不能打你的!”

刚刚,看着这张脸,就忽然怎么也下不去手了。

虽然曾经早就想好了,如果向淮敢让她陪他睡觉的话,她就军体拳伺候,但当时忘了不能揍他的嘛。

算了。

这人就是个坏蛋。

薛夕羞恼的想着,瞪了他一眼,这才无奈的开了口:“去吃饭。”

向淮装无辜和可怜:“唉。”

薛夕回头看他:“怎么了?”

向淮两只手插兜,模样依旧懒散,精致的眉眼透着温和,凌厉的脸部轮廓,似乎都带着失望:“今天我生日,还以为小朋友刚要亲我呢。”

薛夕:“……你想得美。”

说完后,就走在了前面。

两个人一起吃了午餐,下午的时候,又在图书馆看书。

下午四点左右,薛夕的水喝光了,向淮就拿着她的水杯,去接水。

等接水回来,却见一个没有回家,留在学校里的男生,正凑到了薛夕面前,他嬉皮笑脸的开了口:“学妹,你一个人呀?”

向淮眉眼一沉,正欲上前,就见薛夕态度很冷的开了口:“哦,我怕半个人会吓死你。”

“…………”

向淮脚步一顿,忽然间就笑了。

他发现,小朋友从一开始的无话,慢慢的到现在变得有血有肉,不仅仅有情绪了,还会怼人了。

被怼的学长也抽了抽嘴角,这才开了口:“学妹,你的项目,我报名了,怎么就把我给踢掉了啊?我的业务能力,可是专业第一!”

薛夕抬头看了他一眼。

这个学长她认识,当初选人的时候,于达踢出的他,因为这人品行不怎么好,好几个项目进行到一半发现无利可图,就放弃了。

于达说,这样的人,宁可不要。

薛夕缓缓回答:“你不适合。”

那学长却像是牛皮膏药一样一屁股往向淮的椅子上坐:“不试试怎么知道不合适?我……”

“砰!”

刚还在远处的向淮,神不知鬼不觉来到了他的身后,把自己的椅子抽出来,让他一屁股做了个空,栽倒在地上。

这动静,惹得周围所有人都看了过来。

那学长恼羞成怒,他骂骂咧咧的站了起来:“薛夕,真是给你脸不要脸!真以为自己牛逼到不行了?光源机,你知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竟然敢研发这个!我想参加你的项目,是看你可怜,肯定研发不出来,给你凑个数的,你以为我真稀罕你那个不可能完成的项目?”

今天是三章短小君,因为周末,我要带uu去公园玩了,明天见哈,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