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罚殿九十九重宫殿分上中下,夜月他们被安排在下三十三重。

莫问一路一言不发,只偶尔停下来回头看一眼夜月跟上没有。就这样将夜月送到安排的住处,路上撞见了刑罚殿长老,表情有些惊讶诧异,似乎惊讶莫问怎么把人带出去审问了?

不过莫问并没有搭理的意思,长老也没过来询问,隔着一段距离,长老冲莫问行了一礼,扭头匆匆离开。

莫问:“到了。”

这还是莫问第一次对夜月开口,冷峻的脸上不苟言笑,眼神黑沉冷寂的看着她,眼神示意夜月自己走回去。

夜月并不介意莫问的冰冷态度,笑笑行礼:“多谢。”

莫问扭头就走,多的话一个字都不想说。

夜月看了眼莫问离去的背影,速度快的眨眼消失不见,目光闪了闪,夜月收回视线走进院子。

一进院子,抬头便看到院内一脸惊愕盯着她的刑罚殿弟子。

尤其是守卫在夜月屋门口的弟子,瞪大眼瞪着她看了眼,扭头推开门看了眼屋内,再回头瞪着夜月,张嘴震惊质问道:“你什么时候出去的!”

“月儿!”

隔壁屋子,凤沉歌脚步匆忙走出来,眉头紧皱,紫眸深沉凝重担心无比。

芊子微凉的魅力

凤沉歌一直盯着外面放哨,他知道夜月再做实验需要专心,因此一直没有拿密珠联络。直到习惯性时常催促的云韵联络不上夜月,扭头问他时,凤沉歌这才发现他也联络不上夜月了。

凤沉歌担心不已,几次走到门边看着守卫在月儿门口的刑罚殿弟子一动不动,这代表月儿还在屋内。

凤沉歌不能过去。

他一过去,刑罚殿弟子必定跟着,到时候撞见月儿做实验就糟糕了。

凤沉歌只能同时安慰自己和云韵,月儿应该是做实验太专注了,这才没有注意到密珠。

虽然这般安慰自己,但联络不上夜月,心中一直都是焦急担忧的。直到看见夜月从外面走回来,凤沉歌震惊的推门出来,顾不得其他,凤沉歌走到夜月面前握住夜月的手,急切担心的问道:“月儿,你去哪儿了?”

“夜月,你最好老实交代!”刑罚殿弟子围了过来。

其他屋子内,云韵、卿竹他们听到动静走出来,看到这场面又惊又疑,发生什么事了?

面对众人,夜月格外从容的解释道:“先前莫问师兄带我去审问,你们当时一点反应都没有,好像看不见我们。”

不能提那位刑罚殿殿主,夜月只能拿莫问出来当挡箭牌。

见刑罚殿弟子一脸质疑不信,夜月继续解释道:“莫问师兄审问完后,亲自送我回来的,此事长老可以作证。你们若是不信,可以现在问一问长老,有没有撞见我和你们刑罚殿的莫问师兄。”

“你不许动,我现在就去向长老求证。”为首的刑罚殿弟子严厉盯着夜月,眼神警告。

一众刑罚殿弟子包围着夜月和凤沉歌,为首的弟子转身取出神界盘询问刑罚殿长老。不一会儿,为首的弟子从长老口中得到确切的答案后,这才走回来,看夜月的脸色缓和了许多。

他对其他刑罚殿弟子点点头,张嘴:“的确是莫问大师兄将夜月带走审问了。”

“莫问大师兄神出鬼没,手段通天,咱们没察觉很正常。”

“可为什么莫问大师兄不直接下令让我们将人押过去?”

“这就要问大师兄了,你敢问吗?”

众刑罚殿弟子都怂了。

莫问是刑罚殿殿主唯一的弟子,十拿九稳的下一任刑罚殿殿主,冷酷无情,就是个办案机器,他们都对莫问畏惧不已。

为首的刑罚殿弟子看向夜月,挥了挥手说道:“既然是莫问大师兄审问了你,那没事了,回你的屋子里。还有你们,估计很快莫问大师兄会挨个审问你们,都回去做好准备。”

刑罚殿弟子将凤沉歌、云韵他们都催促着赶回屋子里,继续守卫在门口,戒备森严。

夜月他们什么都没说,互相对视一眼,温顺的回到自己的屋里。

门窗紧闭,布下屏障,然后纷纷拿起密珠。

夜月刚拿起密珠,凤沉歌和云韵他们的传音直接淹没了夜月。

夜月整理一番,先私下回了凤沉歌,夜月说道:“我没事,带走我的确是在调查泉海城遗址发生的事。除此之外,我还有件事要告诉大家,凤沉歌你也一起听听。”

“好。”凤沉歌松了口气,点点头。

只要月儿没事,凤沉歌心底的大石头终于能放下了。

接着夜月连接起其他人的密珠,他们虽然都单独在一间屋子里,但有密珠能连接关系网,将他们所有人都连系一起。

通过这个关系网联络说的话,安保密性都是最好的!

云韵他们相信了夜月的说辞,对莫问神不知鬼不觉的带走她调查,格外担心紧张。

关系网连接好了,蓝晔着急说道:“莫问在刑罚殿的威严仅次于殿主,传闻他铁面无私,冷血无情,最善用刑。但凡是他负责的案例,部完美超额完成,我们私下都称他是办案机器,夜师妹你没事吧?他没有对你用刑吧!”

“夜师妹,你还好吗?”舒静问道。

卿竹和云韵的关怀也不少,云韵都将一心挂念的实验抛却在了脑后,只问夜月有没有受伤?

夜月酝酿斟酌了一番,开口:“没有对我用刑,但也用了一种手段让我无法抗拒他的提问。一问一答,我只能说真话,泉海城遗址发生的事,我都说了。”

顿了顿,夜月语气歉意的说道:“云韵师兄对不起,我没能保住你的身份。”

“没事,都进了刑罚殿,我的身份瞒不住的。”云韵笑笑,反过来安抚夜月。

凤沉歌心又提了起来,担心传音问道:“月儿,你有没有感觉哪儿不舒服?要不要先休息?”

夜月:“没事,我感觉很好,没有后遗症。还是继续说重要的事吧,刑罚殿已经知道泉海城发生的所有事,包括魔一的身份,还有银雪城城主、夏侯殿主和邪魔族勾结的事!”

“他们信吗?”卿竹问。

“托这个手段的福,证明了我说的都是真话,字字句句绝无虚假。刑罚殿信了!”夜月回想绿眸少年当时的表情,语气坚定不移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