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这气息是……”

蛮族禁忌遗迹的巨门之外,七个身着金袍的秦家修士正在四处探查,秦家以阵法见长,几人同样在用阵法探测遗迹中的情况。

不知为何,为首之人秦通觉忽然看着一个方向发愣,秦明贤连忙笑着问道:“通觉叔叔,可是发现了什么?”

秦通觉比秦明贤的辈分高,虽然二人的年纪差得并不多,但在阵盟秦家依然要严格遵守规矩。

“方才有一种独特的气息一闪即逝,应该是错觉!”

“叔叔已经是玄液后期强者,或许真的是宝贝发出的隐晦气息!”

“这……”

“叔叔,遗迹异变定有蹊跷,重宝现世也不无可能。或许是上苍怜我秦家,引导我等在此寻宝也说不定!”

“好!去看看!”

秦通觉安排两个人继续在此地布阵,他带着四人离开遗迹,外出探查。

然而,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是,就在五人离开之时,林修齐已经悄悄躲在了巨门前的地底千米之处!

“虫哥,好像真的进不去遗迹!”

甜美蝴蝶小梦纯纯迷人

“废话!巫老头有必要在这种事情上扯谎吗?”

“这本命之物……真的不能自己选择形态?”

“不能!”

“好吧!”

林修齐不再开口,将灵识集中于气海中的光茧之上,此时,灵墟碎片已经被炼化的九成,光茧闪光的频率也越来越快,仿佛随时可能发生某种变化。

“嗡!!!”

气海之中有一串碎片从灵墟中飞出,停在光茧旁,同样闪烁着灵光。

“这是……那个奇异符号!”

林修齐发现一串碎片共九枚,虽然碎片的形状不同,但每一片上都有一个奇异的符号,正是先前构筑灵宫之时出现了玄奥符号。

这九枚碎片上的符号毫无偏差地对应在一起,仿佛是符号一气呵成地击穿了九枚碎片一般整齐。

正在此时,光茧开始变形,如同一张大嘴将九枚碎片吞入其中。

“虫哥,这什么意思!火炬交接啊!”

“应该是一种传承!”

“以吞服的方式来传承,简单粗暴……”

“嗡!嗡!嗡!”

翁鸣之声不停地传来,一阵阵气息如同水波一般叠荡而出。

“小子,是时候了!”

“是时候做什么?”

“本命之物吸收了你的灵墟,自然需要你来操控,完成与本命之物的最后连接。”

“哦!”

林修齐连忙稳住心神,以灵识操控光茧,只见光茧之上一个玄奥的符号若隐若现,与先前九枚碎片之上的符号一般无二。

“还真就这么不明不白的传承了!”

“别分心!小心塑型失败!”

林修齐连忙闭嘴,此生唯一的一件本命之物,无论如何要好好铸造。

玄奥符号的灵光渐渐变得稳定,林修齐暗暗运起云水禅心的法门,甚至使用了共鸣之术。

一人一茧很快达到了一种奇特的共鸣状态,这一刻,二者一心同体。

“小子,不能再用幕遮之术了,你自己小心!”

圣虫丢下一句话,收回了冥气。

一股玄奥的气息迅速冲出大地,冲出遗迹,飘向四面八方。

不知距离林修齐多远之地,四周一片迷茫,上无天空,下无大地,只有偶然出现了飓风和狂雷证明着此处不是一片死寂。

不提此处完无法辨认方向,单论飓风和狂雷的威力便不逊于紫金天雷,然而,这只是寻常之景,必然还有更大的危险隐藏在暗处。

此时,一道白芒划过,如同夜空中唯一的流星,白芒之中是一个身着白色劲装的青年,此人生得星目剑眉,体段峥嵘,举手投足之间有一股浑然天成的凌厉之气,双眼之中仿佛有两颗星辰,不知是何等修为才能独闯此地。

忽然之间,白芒消失,青年盯着一个方向微微皱眉,他的神色之中有一丝茫然之意,仿佛遇到了某种意料之外的情况。

正在此时,一阵灵光从更深处波动而出,青年回望前进的方向自语道:“老朋友,你果然在这里,你也感受到了吗?该不会是你我另有兄弟姐妹吧!有趣!有趣!”说罢,他周身白芒再起,朝着深处而去。

……

一道厚厚的光墙如同一面镜子一般矗立在天地之间,这是一道屏障,厚度足有数百公里、顶天立地的屏障,上下左右不知绵延了多远,只有一处留下了缺口可以通过。

无数修士如同蜜蜂离巢、入巢一般从缺口之中飞入飞出,正在此时,屏障动了,微微的颤动,虽然幅度不大,但所有人都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

“发生了什么?为何域壁异动?”

“难道是二域要合一?”

“有可能!听说许多年前,本无二域之分,这域壁是后来才出现的!”

正在此时,又是一阵惊呼传来。

“神柱震动!”

此地虽然是域壁的唯一通路,却宽阔之极,甚至身在其中会忘记有域壁的存在,只会认为是一处宽广的平原。

此时,不计其数的修士飞往一座巨型建筑之中,这座建筑与域壁相似,同样是顶天立地,不知尽头在何处。

同时,巨型建筑散发着耀眼的光芒,甚至无法辨识有几层。

“为何神柱会发光,难道出现了什么灾……”

“铛~~~~~~”

一声令人心旷神怡的钟鸣不知从何处传来,余音在天地之间盘旋,久久不散,这一刻,所有处于慌乱中的修士感受到了一股源自内心的宁静,仿佛一切事情皆有定数,本就不需要自寻烦恼。

“轰轰轰!”

一阵轰鸣声不知从何处传来,有人发出惊呼:“灵域!是灵域即将现世了!”

“真的吗?真的是灵域!”

“机缘到了!大机缘啊!”

“唉!这一次不知会有多少人陨落!张兄,你觉得呢?”

“韩兄何必如此悲观,是危机也是转机!”

正在此时,一个若有似无的声音在众人耳边响起。

“并非灵域现世,只是灵域所在的空间出现了震动!”

众人闻言,不知为何齐齐朝着一个方向恭敬施礼,齐声说道:“谢前辈解惑!”

“原来不是灵域!空欢喜一场!”

“不知钟鸣从何处而来,定是至宝!”

正在此时,一人惊讶地说道:“各位!你们有没有感觉到修为的浮动?”

此言一出,众人纷纷仔细感受,片刻之后,爆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欢呼。

“数百年的瓶颈松动了!进阶有望!”

“苍天开眼!终于可以再进一步了!名册之中必有我一席!”

“你们看!那是……有人要成尊了!”

……

“嗯?这是……”

一间奢华的房间之中,原本在打坐调息的无暇青年猛然起身,罕见地露出了惊疑不定的神色。

他目不转睛地盯着一个方向,片刻之后,他的手中出现了一张地图。

“南美雨林深处?蛮族之地!这种气息……”

忽然之间,他的身体微微一颤,脚下一个踉跄,坐倒在地。

此刻,他的神色有些惊慌,不解地自语道:“怎么会这样?竟然与本体失去了联系,难道是……那件东西?为何毫无预兆地……”

他再次看向方才的方向,心中出现了各种猜测。

几乎是同一时间,南美雨林深处,结界之中的一处宝地,数十座巨大的石碑耸立在一座巨型广场之上,更令人惊讶的是,这座广场只是一座高台的顶端。

此时,广场之上有成百上千个修士正在对着石碑指指点点,每座石碑的下方皆有一个入口,不知通向何处。

忽然之间,石碑闪耀出夺目的灵光,大地微微震颤,许多人不解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切。

正在此时,一个如同天籁一般的声音传来。

“尔等莫要惊慌!速速返回洞府等候!”

“是!”

众人瞬间散开,片刻之后,偌大的广场空无一人。

若是林修齐在此必然会大感惊讶,所有修士之中,修为最低之人也有筑基中期程度。

正在此时,一个身着紫衫的俏丽身影悄然降临,她微微看向山门方向,轻声一叹,下一刻,身影消失不见。

山门旁的一块巨石之上刻着两个沧桑遒劲、龙飞凤舞的大字,莽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