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南王想到这里眼前一亮,难怪说天机公子会这么问他,原来救他的人竟然是天机公子。

“多谢公子救命之恩,若是没有公子昨日派人出手,今日我怕是没有那个命再出现这里了。”

“镇南王不必客气,本尊若不是看在你是乔青玄的亲人份上,断然不会救你。”

墨怀觞看镇南王一脸感激的模样,再想到他昨天的态度,这说话的口气让镇南王只觉得有些无语。

就好似说一个人从路边走过,看到一个乞丐坐在路边,顺手给他一个铜板的感觉。

那滋味真是不好受啊。

蓝千箬站在一边,听到墨怀觞这么说之后,忽然发现这墨怀觞和自己说话的时候还是挺正常的一个人,怎么一转眼就像换了一个人,说话还真是不留情面,这镇南王的面子怕是挂不住了。

果然蓝千箬朝着镇南王一望去,就见这货脸色铁青无比,想要发作吧,却又不敢发作,要说多憋屈就有多憋屈。

“天机公子真是性情中人,老夫佩服。不知公子对于眼下这件事怎么看?”

镇南王深吸一口气,免得自己一个脾气压不住,冲上去把墨怀觞暴打一顿。

“莲香你说。”

墨怀觞吐出四个字,算是给镇南王的回答。

穿着雨衣的活泼女孩

镇南王本以为墨怀觞会说出什么建设性的话,没想到他竟然让身边的侍女参与到这件事,分明就是没有将他放在眼里。

真是可恶。

“公子,奴婢认为皇帝现在要么是被对方控制,要么就是一心想当对方的走狗。既然这样,镇南王就要好好考虑一下皇帝在这种情况下既然做不了主的话,是考虑跟皇帝一样向那些黑衣人俯首称臣呢,还是说逼宫救人。”

蓝千箬根据现有的情况进行分析,而她也知道自己说出这样大逆不道的话之后,镇南王肯定也会考虑考虑。

“大胆,你怎么可以说出逼宫这样的话来?你是想当乱臣贼子吗?”

嘉禾公主听到逼宫两个字,心头一颤。

东胜国发生太多事情了,要是镇南王真有逼宫的打算,东胜国只怕将会动荡不安,她这个公主也别再享受这什么荣华富贵。

“我只是认真帮你们分析而已,毕竟你们只有这两条路可以选择。当然了,你们如果有本事的话可以去宫中救人。只不过我觉得你们要是觉得自己的能力很强,能够打得过那些筑基期的人物,尽管去,没有人会拦住你们。”

蓝千箬说完,转头看向墨怀觞,“公子,你觉得我说得怎么样?”

“很好,说得头头是道。镇南王,目前就这三条路可以选择,你自己看要选择哪一条路。”

墨怀觞微微点了点头,转头望向镇南王。

“筑基期?这是什么意思?”

镇南王第一次听到这个词语,有些不明白。

“什么意思?镇南王不是应该比较清楚吗?毕竟当今皇帝可是已经迈入了修仙的大门,这境界也到了练气期。”。

蓝千箬嘴角微微一扬,人的贪欲是无限的,这镇南王从面相上看就是属于那种比较贪心的人,就不相信他在听完自己的这些话之后能够不动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