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是这样啊,还真是错综复杂,波澜壮阔啊。”高维时空区的真我只是将两位太易大罗交流的主要信息总结了一下,发给了如今在三维物质宇宙的投影,便让这位叶昂大开眼界。

这一缕光芒,不仅仅是传递信息,还是让上下的叶昂进行了一刹那的思维对接,在这一刹那间,叶昂的思维便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气运,变量,灵性……,果然是很有趣。”

……

就在叶昂回过神来的时候,秦动和对手的交战已经来到了最关键的时候。

只见他双手仿佛握着两道雷霆,带着无与伦比的气势,在阵阵惊雷声中,攻杀向对手。

而他的对手,一位紫衣女子,手中两柄小巧秀气的弯刀,在她秀气白皙的双手周围不断闪烁,形成了一片闪烁的光芒,面对携带惊天动地气势袭来的秦动,她也丝毫不惧,小巧玲珑的身躯爆发出惊人的力量,化作一道影子,迎了上去。

两人迅速接近,秦动陡然变招,左手上握着的雷霆如同游龙一般脱离,刹那间飞向右手,两道雷霆迅速接近。

“秦动太拼命了吧!雷蛇双融,这是要玩命啊!”有知道秦动这秘术的观众惊呼。

“雷蛇双融,很厉害吗?”有不明真相的观众诚心请教。

“那岂止是厉害,据说是雷霆阁中有数的地阶上品攻杀战技,练到雷蛇三融的地步,甚至媲美天阶战技。”

“嘶,这么厉害吗?那岂不是很难修炼?”

青春台妹蒋怡容展露小乳沟

“岂止是难,据说真传弟子都有一次修炼的机会,一次修炼不能入门,后续便再也没有机会,据说除了上一届的真传弟子,以前许多真传弟子只有一两个能够学到,而且施展这门战技的时候,还需要精神高度集中,容不得半点差池,否则一个不慎,未伤人,先杀己。”

“这秦动果然是个天才人物,我在他这个年纪,只敢修炼玄阶下品的战技。”

“呵,说得兄台你那门中有地阶战技似的。”

“地阶战技可是稀罕物,岂是哪个势力都能有的,兄台你又何必拆穿我,我门中穷苦啊,想当初刚刚入门时,得到一本黄阶中品的功法,都高兴得不得了。”

“唉,同病相怜呐,我等即便是在门中,又哪里能够像秦大少爷这般,有个好出身呢。”

看台上,秦胜目光微微皱了皱,有些复杂,“鲁莽!”

“那可未必。”叶昂却浑不在意地摇摇头,“师兄你接着看便是。”

一旁的孙怡瞪了叶昂一眼,见后者根本没有理会自己,不由神色复杂地收回了目光,胸口一阵起伏,最终还是目不转睛地看着秦动。

那小巧玲珑的女子即将和秦动撞上的时候,左手如同灵蛇抖动,纤纤玉手刹那间变幻无常,几个手诀刹那间一气呵成,其左手上的袖刀骤然脱手,以一个诡异的弧线,弹射出去。

与此同时,她右手上的袖刀,光芒大作,恐怖的灵气震荡和压缩,让远远观望的人都不由心惊胆战,生怕祂一个没有控制住,让两人同归于尽。

狂风肆意呼啸,秦动眼中有雷霆闪烁,他右手上两道雷霆肆意扭动着,最终融入了他的右手之中,使他整个右手看起来如同泛着紫光的暗沉玉石一般,给人一种深沉厚重的质感,上面细碎的电弧跳动,隐隐充斥着狂暴的力量。

刷!

千钧一发之际,秦动的右手以毫厘之差,如同最精妙的表演一般,恰到好处地扣住了那灵气磅礴的袖刀,锋锐无比的刀气纵横肆虐,在袖刀被秦动扣住的同时骤然爆发,斩落在他手上。

“铿锵!”

如同金石交击的清脆声音,骤然间传遍整个广场,那些修为稍低的修灵者,听到这样的声音,都觉得耳膜生疼。

比武台上,秦动目光如电,面色平静,手中扣住了对手的手中刀,似乎已经掌握了局面。

“秦师弟,你输了!”在他对面,被他扣住手中袖刀的玲珑女子,却没有丝毫气馁,反而是一副智珠在握的模样,眼中带着必胜的笑意。

“嘶!”

刺耳的撕裂声骤然响起,一道快如奔雷的影子斩向秦动脑后,那是另一柄袖刀,携带恐怖的灵气,斩开空气,剧烈的摩擦让秦动脑后都隐隐感觉到一种灼热的感觉。

这样的局面下,几乎所有人都认为,秦动已经来不及躲闪了,除非他放弃正面的敌人,以最强的手段来抵御身后袭来的袖刀。

但是这样一来,他必然要被那女子击败,即便是那女子就此收手,秦动也要被判负。

危机之中,就见秦动大喝一声,恐怖的灵气震荡,无数密密麻麻的狂暴电弧骤然出现在他脸上,刹那间便向上汇聚到其眉心。

一点无比璀璨的紫光仿佛刺破了他眉心的皮肤,显露出来,在他眉心仿佛开了一只眼睛,里面尽是无穷的雷霆!

“雷霆之眼!”观众席上,不上人都纷纷惊呼出声,就连林哲都是有些出乎意料的模样。

“刷!”

秦动骤然转头,他仿佛早就知道身后的袖刀轨迹,就在他转过头的刹那,无穷无尽的雷霆电光如同怒龙咆哮,从他那雷霆之眼中骤然倾泻而出。

“轰!”

雷霆电光准确击中袖刀,两股巨大的力量碰撞,秦动借着这股力量,扣着另一柄袖刀的手轻轻翻转,轻而易举地夺下了一柄袖刀。

“刷!”

那被秦动雷霆之眼轰击的袖刀,则是以更快的速度,骤然转向,朝着观众席方向,如同炮弹一般弹射出去。

袖刀带着恐怖的能量,打出刺耳的叫啸,周围甚至隐隐形成了一个薄薄的空气膜!

“靠,这都快和导弹没什么两样了!”吴昊阳一翻白眼,愤愤不平地骂道“你说秦动他一配角,怎么还有越级战斗的实力,这至少是有灵王境界的威能了!”

没有人理会他,至少他身边的几位轮回者,都是将注意力放在那随手接下了这一柄飞来袖刀的人身上。

接住袖刀的是一名身穿青蓝色华服,头戴金丝圆帽的中年男子,长脸,长眉,眼如狐,面如玉。

他接下袖刀的过程,仿佛凡俗之人舀起一瓢清水一般自然,整套一连串的动作,不带一丝烟火气息。

若非是知道那一刀中携带的巨大力量,不知道的人看了他平平无奇的动作,只怕还以为他是随手接过了别人抛过来的一块玉,一页书。

“这些老牌的灵王强者,果然不能小看,这个管风的实力,只怕是在我之上,不下于仙子你多少了吧?”吴昊阳咋舌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