嗖嗖!

夜幕之下,两道身影,在漆黑之中,飞速奔行着。

这二人,自然正是凌峰和君九幽。

只凭着那模糊的记忆画面,凌峰却依旧还是找到了笑天机那处偏僻而又幽静的山谷。

哗啦啦!

瀑布流淌,奔腾不息,但在这幽深的夜色之下,却透着一种和谐的静谧。

“就是前面了!”

凌峰面色一凝,盯住了前方。

山谷,瀑布,竹楼!

这一切都对应上了牧神君传递给自己那最后的记忆画面。

凌峰和君九幽隐匿在一片茂密的树冠之中,两人盯住前方,呼吸皆是一沉。

“凌兄,这山谷之中,莫非有什么玄机?你要让我提前隔着数十里,就彻底隐匿气息。”

气质清纯可人元气少女青春阳光写真

君九幽目光盯住那座竹楼,在这山林深处,有这么一座竹楼,确实透着一丝诡异。

“对方实力强大,小心一些总没有错。”

凌峰深吸一口气,眼下妖族和人族三大剑府正处于对峙的状态,笑天机另一个身份乃是“鬼雾妖圣”,所以他还需要在妖族大军之中主持大局。

或许,今晚不一定就能与他碰面。

无限视界展开,一点一点辐射开来,向那座竹楼的方向,蔓延开去。

“没有人!”

凌峰眼皮微微一跳,心中稍稍松了一口气,笑天机的强大,他已经见识过了。

所以,他不在这里,倒是一个潜入山谷之内的好机会。

这里既然是笑天机平日里闭关静修的地方,说不定,会留下什么线索。

关于穿越时空,回到过去的线索!

“随我进去。”

凌峰发现山谷之内,空无一人,也便安心下来,带着君九幽飞身进入山谷之中。

很快,二人进入竹楼,虽然整个竹楼之内,漆黑一片,不过对于凌峰和君九幽这等修为有成的强者而言,黑暗之中,也能凭着神识,“看”清楚周围的一切。

竹楼内部,十分简陋,除了一些简单的家具之外,似乎什么也没有留下。

“分头找找!”

凌峰眉头微皱,沉声道:“看看这里面有没有什么书籍或者竹简之类的东西。”

“好吧。”

君九幽耸了耸肩,虽然不知道凌峰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不过来都来了,本以为有一场恶战,结果只是找东西这么简单么?

凌峰迅速从竹楼后门走出,在主楼之后,还有一间石室。

凌峰快步走进石室,原来这里是一处炼丹房。

在丹房的架子上,摆满了各种各要你管稀奇古怪的材料,其中有一些材料,甚至连凌峰也没有见过。

“莫非,笑天机还是一位十分厉害的炼丹师?”

凌峰眉头微微一皱,架子上有不少珍贵的材料,就这样摆放在这里,看样子,笑天机对这里的隐秘性十分有信心。

“哼,一根毛都不留给你!”

凌峰哪会和笑天机客气,随手就把货架上那些材料,甭管珍稀不珍稀,一股脑全都一扫而空再说。

在一排排货架的最后方,有一张书案,书案之后,还有一排书架。

凌峰眼前一亮,一个箭步走上前去。

说不定,这里会有笑天机留下的一些笔记之类的东西!

凌峰在书架上仔细翻阅,其中都是一些关于炼丹的古籍,而且都是上古炼丹术,其中玄妙之处,让凌峰啧啧称奇。

不过,凌峰倒也没有忘了自己此行的主要任务,将那些古籍先收入囊中,以后有的是时间去。

“到底在哪里!”

凌峰皱起眉头,书架找遍了,也没有关于穿越时空的任何记录,凌峰又扭头看向书案,书案上留有一些笔记,凌峰拿起一本厚厚的簿子,正准备翻阅,忽然听到外面传来一阵打斗的声音。

“莫非是笑天机回来了?”

凌峰眼皮一跳,也顾不上搜查,直接把后面的书架和眼前的书桌,整个都收进纳灵戒中,身影一闪,立刻冲了出去。

若是君九幽对上了笑天机,那可就大事不妙了。

……

铛铛铛!

竹楼之外,一阵刀光剑影。

金铁交加之声,此起彼伏,却见两道身影,打得有来有回,剑气纵横,眨眼工夫,已经将外面的竹楼,砍成一片废墟。

“混账,竟敢闯入师尊的剑庐!”

只听一声厉喝,接着便是一阵霸道的剑气,席卷开来。

“哼哼,有两下子,但也不过如此!”

又是一道声音响起,正是君九幽的声音。

凌峰眉头一皱,隐隐觉得,前面的那道声音,怎么莫名的感觉有些熟悉?

摇了摇头,凌峰加快脚步,身影一闪,直接冲了出去。

此刻,君九幽已经稳稳占据了上风,与他交手之人,实力虽然也不差,但是和君九幽相比,却还有一定的距离。

“噗!”

对面那人猛地喷出一口鲜血,怒目盯住君九幽,恨声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哼哼,本少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我乃是九幽神族少主,君九幽!”

君九幽手中剑锋一荡,一股霸道睥睨之气,顿时席卷开来。

“楚……楚师兄!”

就在此时,凌峰终于赶到,看到对面之人,顿时吓了一跳。

与君九幽交手之人,赫然正是楚朝南!

“楚师兄?”

君九幽一愣,回头看向凌峰,“什么?他是你师兄?”

那楚朝南看着凌峰,则是一脸迷惑,似乎在回想自己什么时候多了个师弟。

只是,想了半天,楚朝南却完全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见过眼前之人。

“你是谁?为何知道我姓楚,还有,你为何叫我师兄!”

楚朝南盯住凌峰,一字一句道:“莫非,你也是天命神测的徒弟?”

“笑天机?”

凌峰瞳孔骤然收缩,楚朝南,居然变成了笑天机的徒弟!

这未免也太搞笑了吧!

“你居然认他做师父?”

凌峰冷笑,“这和认贼作父,有什么区别?”

“你住嘴!不许你对师尊不敬!”

楚朝南一听凌峰的话,顿时气得浑身发抖,握紧长剑,便向凌峰一剑劈来。

凌峰引剑格挡,两人顿时战至一处。

“我靠,凌兄,这是什么情况,这家伙看起来完全不认识你嘛,他真是你师兄?”

一旁的君九幽一阵迷茫,也不知到底该不该出手。

“这其中的缘由十分复杂,一时半刻,很难说清楚!”

凌峰一出手,自然几招就制服了楚朝南,将他用缚仙索五花大绑之后,直接往肩上一扛。

“君兄,我们速速离开此地,以免生变!”

凌峰面色一凝,沉声道,心中隐隐生出几分不安,这种不安,让他迫切的想要离开此地。

“既然来我剑庐做客,又何必急着离开?”

就在此时,一个让凌峰头皮发炸的声音传来。

赫然正是,笑天机!请百度一下“扔书网” 感谢亲们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