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268-重温基础教材

符椿橡摸了摸二七猫的耳朵, 没有放开猫, 但说:“没有受伤。那音频对能暂时暴露在变异辐射中生存的生物来说,没有太大威胁。”

好像变异故障真的消了的豆厨:“如果我的变异故障真是这音频抹消的,那么音频的力量就不会弱, 而且肯定与变异相关, 只看到底是针对哪个方向的变异罢了。”

那音频对本地生物的变异有多大激发作用我不太清楚,不过我倒觉得它有跨越世界壁的效果。

老爹突然开始给我念基础教材。

依然是任务处通道, 不过任务处好像给裴长老单开了特殊线路,让老爹传过来的声音显得距离我特别近……特别像是我刚出生那几年他给我念睡前读物的感觉。

哦,也可能不是任务处的特殊处理,而是老爹亲自做了些什么,为了在这个时间点,让我从头温习一次基础。

小时候我只能一知半解地听, 现在我可以随着他的声音实践所有剑招。直接描述剑招与心法的语句便直接让身体照做;解说原理、历史的句子则也找出相关的身体动作实施。

现在只能意识体在小随里动,裴简卓人形在我的意识体旁陪着我。即使我无所谓在碎壳团众人面前展现剑招, 但猫的身体并不适合使出人的招式。

意识动着动着,我便想要肉身也动起来,想要身体与意识的动作统一。

这么渴望着,我似乎抓住了什么灵感, 一直束缚着我的小壳的身体似乎与我真正的身体相融, 然后我好像可以控制了,接着……我化为了人形。

不对,应该说,我让小壳化为了与我外形一致的人形。小壳的身体依然覆盖在我的身体之外, 但不再是约束,而成为了让我能安待在这个空间中的保护。

室内白色基调早安少女纯净如水清新写真

除了保护,再没有任何多余的功能。

二七猫炸着毛瞪视我。

我对二七猫抬了抬手,开口用人类语对它说:“我是小壳,这变身技术你要学吗?你准备用什么来支付学费?”

二七猫瞬间藏到了符椿橡身后。

☆、06269-人形

人类们的态度比猫淡定不少,木夕还能友好提醒:“你这长相容易招祸啊。”

梦梦:“你的战力似乎更强了。应该可以保护你自己了……吧?”

今周:“能不能保护依然存疑吗?”

梦梦:“我觉得要到完整的s级才能彻底保护。”

我:“没事,我不会让这里的很多人看到我。我马上就要离开了。”

我已经感知到了回家的通道,我也必须得回家了。即使化为了人形,我也依然不能在飞船上肆意练剑,飞船的空间和强度都不够,而哪怕落到星球上,满足了空间和强度的需求,灵气环境也不行。

我得回到主世界,回到云霞宗,才能将我用意识体练剑的感觉彻底导入我的身体里。

我看向符椿橡:“传送通道开启之时,如果你愿意,可以跟我一起走。去一个符鹳鹤无论倒台与否都肯定抓不到你的地方。”

符椿橡:“你能去的地方、能与这里建立通道的地方,符鹳鹤一定去不了吗?”

我:“可能去得了,但孤身一人或者带着少数人去了那里后,没钱没势,他能拿你如何?尤其如果……就更不可能了。”

符椿橡:“如果什么?”

我:“如果你适合加入某一个门派的话。一个,也许能让梦不再成为你困扰,甚至会让你喜欢你曾经以及将来经历过的所有梦的门派。”

我:“只有一点需要注意:我不知道来这里的稳定方式。所以你跟我走了后,可能你终生都无法再回到这里。”

我:“离开这里的通道会在几小时后开启。希望开启之时你能做出一个让你不后悔的决定。”

然后小毛球投影出来落到二七猫身边,在二七猫想打架又想逃跑的肢体语言中,邀请:“你愿意的话,也可以跟我们一起走。和符椿橡的情况一样,可能离开这里后就再也回不来了。但在我们那里,如果你愿意,也许你可以学会化人形的方法。”

二七猫:“我喜欢当猫,不想当人。”

小毛球:“化人形不是当人,只是在需要的时候可以扮演人,日常的时候依然是猫。或者一直以猫形生活也可以,但有化人形的能力依然会让你强大。”

二七猫:“你能化人形吗?你不是小壳。”

☆、06270-拐

毛球:“我叫裴敖。我不能化人形,我是走的另一种强大路子,你可能学不了,因为你的身体被外来力量促变异过,已经不能纯用本态步入强大了。如果你想活久一些,便得采用比较特殊的方法。”

二七猫:“活得久有什么好处?”

毛球:“可以吃很多好吃的东西。二十七星的食物很糟糕,几乎找不到能称得上美味的品种。你试试这个。”毛球将一条原材料为练气级鱼的小鱼干推到二七猫面前。

二七猫嗅了三秒钟,一口叼住,狼吞虎咽地吃完,然后表示:“我跟你混了。”

毛球:“我不收你这么弱的小弟。等你比较强了之后再说吧。起码得等到你能自己弄到这样的食物后再说。不然你凭什么跟我混?又不能给我上供美味,遇到点小事就慌乱失措什么忙都帮不上,纯在我身边蹭吃蹭喝?我不养这么没用的猫。”

二七猫:“怎么变强?”

我:“你能吃苦吗?”

二七猫:“不能。”

我:“如果每次吃苦后都能获得一份美味食物呢?”

二七猫:“可以。”

如果妖盟不收它,可能妖修公会行吧。以二七猫的不稳定度,以及我刚才从猫形化为人形的经验,我感觉二七猫可以成为妖修,不然就只能成为妖兽了,反正当不了灵兽。这小猫体内的能量一塌糊涂,不好好修炼过不了几年就得爆体。

大壳:“其实,如果二七猫愿意,我也可以教它梳理能量的方法。”

梦梦:“我也可以。”

二七猫:“你们有好吃的吗?和刚才那个东西一样好吃。”

我翻译。

梦梦:“我都找不到好吃的喂自己。”

大壳:“我没吃过刚才那个东西,不知道它的美味程度。”

我请在场众人各吃了一条小鱼干。

大壳看了看那一指长的小鱼干,扔进嘴里,说:“短时间内,不太可能稳定弄到这种味道。”

豆厨:“其实我觉得我的豆子味道也很好。”

所以二七猫还是决定跟我走。

我提醒:“想清楚,走了以后就回不来了。”

二七猫:“回来做什么?我在这里无牵无挂。再说指不定哪天我就死了,肯定得抓紧当下,尽量多吃美味。”

☆、06271-无售后

钟壳:“小壳不邀请我们吗?”

我:“邀请一定会失败,就不多费这个事了。”

逢赢:“我们确实在这里都还有放不下的事情。”

钟壳:“其实……也不是完放不下。”

木夕:“都窝在灰雾星带这种破地方了,对这宇宙还能有什么特别留恋的地方?不过是不甘心而已。明知道不可能翻盘,但还是不甘心。”

大壳:“我的翻盘自信还是比较充足的。”

今周:“如果我能先知道新地方的貌,以及我到了那里后的具体生活发展,我也许会愿意离开这个宇宙。”

我:“我什么也无法保证。既不肯定你们到了我的故乡后能活得更好,也不能保证你们去了后不会后悔离开你们的故乡。我甚至无法保证你们跟我回去后不会遭遇更致命的变异。我最多能给你们看一些我故乡的景色,不过那些景色,最美的地方你们未必会惊艳,最恶劣的地方你们可能也看着眼熟。”

我:“只是一个世界而已,与你们现在所在的这个世界差不多。不同的生活方式、力量体系,但人性……都是那么回事。”

阿埋:“那里有更先进的飞船吗?”

我:“那里的科技还不到普通人能拥有私人宇宙飞船的程度。单人驾驶飞船在宇宙中旅游的事情,暂时还只是幻想故事。”

阿埋:“那我肯定不去。”

我:“不过我知道另有一个世界的科技比这个宇宙高很多。有人星球的数量比这里多了无数倍,多数有人星球间都实现了实时通讯。太空战的武器体系也比较成熟。”

阿埋面露向往:“哇……”

我:“但我不知道怎么再次去那里。”

阿埋:“哦。”神情大概该解读为‘你没用了,可以退下了’。

钟壳:“不同的力量体系是什么意思?”

我让自己的外显灵力呼应老爹的念书声:“这样的感觉。”

钟壳感受了一会儿,说:“有些像精神力的外放,可又好像是基于身体,而不是脑部?”

我在灵力中掺入神识,更认真地倾听老爹的声音。

钟壳:“涉及到了大脑力量。”

大壳:“精神力不单是出自大脑。”

钟壳:“但大脑是核心。脑部受创者精神力……好像傻瓜强精神力者也确实存在,而且精神力促使了受损脑部的修复。”

我对符椿橡说:“在你穿过世界壁的时候,你可能会出现强烈不适,甚至恶性变异,严重的话,还可能在变异中直接死亡。二七猫,你也是。你们可能根本没有机会看到新世界。”

符椿橡:“下一刻,这艘飞船也可能突然被选为示威的道具,然后我们瞬间蒸发,同样是死亡。”

二七猫:“灰雾星带内的死亡是很平常。反正活久了也不一定能得到好吃的。”

作者有话要说:~,,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