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面八方,无形的空间崩塌潮涌,齐齐朝苏奕压迫而去。

给人的感觉,就像那片天空在崩碎和凋零。

那是无形无质的剑气洪流,由空间秘术演绎而出,浩浩荡荡,恐怖无边。

可在苏奕眼中,这等运转空间之力的秘术,却破绽百出!

他身影屹立原地不动。

锵!

玄吾剑在清越的剑吟中,以大五行镇域剑的奥义斩出。

轰!轰!轰!轰!轰!

一座又一座巍峨剑山拔地而起,在虚空中构建成五行之阵。

庚金、青木、壬水、丙火、戊土五种神辉,从五座剑山上涌现,贯冲天地山河。

寥寥一剑,衍化五行剑山,一股镇压诸天、禁锢一域般的大威势随之弥漫而出!

何谓大五行镇域剑?

温馨迷人甜美少女笑容治愈人心

以五行大道为根,可镇一切虚空界域之力!

镇域之名,便由此而来。

连域界都能镇压,又何况是一种空间秘术能挡?

就见——

浩浩荡荡的空间剑气洪流,在五座巍峨剑山之下,猛地陷入滞涩中,就像乱窜的蛇群,被大山镇压禁锢。

任凭挣扎,也无法动弹。

而从远处望去,那一片正在破败凋零的天空,在五座剑山之下,突兀地安静了下来!

这是一幅诡异的静止画面。

“不好!”

远处,魔婴大惊失色。

与此同时,苏奕手中剑锋一转、一压。

五座巍峨剑山随之倒悬,狠狠镇压下去。

砰砰砰!

闷雷般的爆碎声中,由魔婴施展的空间剑气洪流,被狠狠碾碎、磨灭,如若纸糊般不堪。

而五座剑山余势不减,朝着魔婴镇压而下。

嗖!

魔婴毫不犹豫进行闪避,其身影化作一道血光,如闪电流光般迅疾。

可随着五座剑山轰鸣运转,就像五行轮转般,五种大道奥义一起转动时,牵引出一股无比惊人的牵引撕扯力量。

顿时,魔婴所化的血光,如坠入五行漩涡的牵制之中,任凭他如何腾挪闪避,那恐怖的牵引撕扯力量,牢牢将其身影拖拽住。

“该死,这是何等剑道!?”

魔婴惊怒交加。

以他那皇境层次的一部分意识,都被这一剑所充斥的神妙威能惊到。

轰!

五座剑山从天而降,巍峨无量。

刺骨般的危险气息,让得魔婴面容扭曲,目眦欲裂,唇中发出一道嘶声尖啸:

“焚灵之刃!”

在魔婴头顶,忽地掠出一柄虚幻般的火焰锋刃。

锋刃七寸,纤秀剔透,燃烧着透明纯净的神焰。

当锋刃出现,一股恐怖到令天地颤抖的恐怖气息,随之扩散而开。

噗通噗通!

远处观战的李长凛等武者浑然发软,瘫痪在地,脸色煞白,有窒息般的绝望感觉。

那等力量太过强大。

哪怕相隔极远,也让他们身心完被压制!

砰!!!

一道爆鸣响彻,燃烧透明火焰的七寸锋刃冲霄而起,从五座剑山底部贯穿到顶部,一路如刀切豆腐似的。

当七寸锋刃掠空而起。

五座剑山猛地一颤,而后轰然倾塌爆碎,溃散消弭。

一击之间,帮魔婴化险为夷!

那摧枯拉朽的一幕,让远处的苏奕眉毛不由微微一挑,“这就打算以识海中的皇境意志力量开始拼命了?”

虽然这一击化解了他的大五行镇域剑,可不得不说,魔婴的表现,让苏奕有那么一点点失望……

远处,魔婴脸色苍白惨淡,急促喘息,眉梢眼角浸出汗水,尺许高的身体都在止不住的颤抖。

无疑,这焚神之刃,让他消耗极大!

可魔婴没有理会这些,他猩红冰冷的眸死死盯着远处的苏奕,小脸满是狰狞和阴戾,嘶声道:

“姓苏的,你坏我大事,必须死!!!”

声音如尖啸雷霆,透着暴怒和恨意。

锵!

伴随声音,那七寸锋刃横空一闪,朝苏奕斩去。

天地乱颤。

一股属于皇道层次的恐怖气息,伴随着这一道七寸锋刃扩散而开。

肉眼可见,这一道锋刃所过之地,虚空如布帛般被撕裂出一道笔直狭长的裂缝。

无匹的锋芒,直似能凿开这人间万象!

那等属于皇境层次的力量,别说是化灵境修士,便是灵相境在此,也难以抵挡这等一击!

苏奕没有硬撼。

因为完没有必要。

早在须弥仙岛和桓少游等九位古代妖孽对战时,苏奕就曾经历过这样的凶险处境。

归根究底,似这等战斗,终究是底牌的强弱而已。

故而,当看到这七寸锋刃杀来,苏奕第一时间出剑。

唰!

玄吾剑扬起,如夜空般漆黑空灵的剑身,带着一抹来自九狱剑的气息波动,被苏奕轻描淡写斩出。

铛!!!

七寸锋刃和玄吾剑碰撞争锋,一股毁灭般的力量波动从两者间扩散而开,所过之处,虚空紊乱,气流暴涌。

天地为之失色。

而在远处李长凛等武者眼中,当这一击上演,那片虚空就像被揉碎般,彻底混乱、崩坏。

称其为天塌地陷也不为过!

那景象太恐怖,整座血荼妖山都猛地剧烈震荡起来,不知多少山石草木破灭,烟尘滚滚。

咔嚓!

旋即,就见那如若燃烧般的七寸锋刃,一寸寸在虚空中炸开。

而在远处,魔婴双手猛地抱住头颅,神色痛苦,唇中发出凄厉的惨叫。

“不,这不可能!本座的意志力量,岂可能是你一个聚星境能够抵挡!?”

此时的魔婴,状似痛苦到极致,躯体都在狠狠抽搐,惨叫声震天动地。

直至那七寸锋刃彻底炸开——

噗!

魔婴身影猛地一僵,唇中咳出一口金色的鲜血。

“姓苏的!你坏本座大事,他日本座定杀到这苍青大陆,将你抽筋扒皮,挫骨扬灰!!!”

魔婴嘶叫。

满脸的怨毒和不甘。

声音还在回荡,他身影一个踉跄,从虚空朝地面摔去。

“是吗,那我可很期待。”

苏奕笑了笑。

他隔空一抓,魔婴的躯体尚未坠地,就被他抓了过来。

就见这婴孩,生机虚弱,面目煞白,浑身蜷缩成一团,连身上那血色道袍都已化作血色烟雾溃散。

苏奕从没有抱过婴儿。

哪怕是在前世,他都不曾做过这样的事情。

当一手拎着魔婴的脖子,看到小家伙那天真无邪的小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时,苏奕这才发现不妥,当即用臂弯轻轻托着其躯体,拢在自己怀中。

魔婴这才露出舒服之色,躯体还朝苏奕怀中拱了拱,这是婴孩本能的举动。

苏奕怔了怔,心中微微有些异样。

他神念掠出,探入魔婴体内。

很快就察觉到,那一道本来掌控魔婴的皇境意志力量,已彻底溃散消失。

让苏奕讶然的是,这魔婴自身的意识并未被彻底抹除,在魔婴一身血液中,还有一缕极顽强的意识,就像荒原上的一株野草。

“原来是灵魔金血……怪不得这魔婴没有在出生时,被那皇境人物的意志力量彻底抹除……”

很快,苏奕就发现了缘由。

生而为魔的魔族后裔,往往拥有与生俱来的独特天赋。

这些天赋,或存在于血脉、或存在于根骨、或烙印于脏腑之地,不一而同,天赋的强弱也参差不齐。

灵魔金血,则称得上是一种顶尖天赋,极为特殊。

拥有这等天赋的魔婴,自幼掌握“吞灵炼血”的神通力量。

这等天赋的强大之处,就在其血脉上,是天生的炼体胚子。

若求索体修之路,挖掘身体神藏,注定会成长为一名强横无比的炼体者,便是以身证道,力证皇境也并非不可能!

当然,更关键的是,拥有灵魔金血的魔婴,其本能意识就藏于一身血液之中。

除非将其血液彻底抽空炼化,否则,根本无法将其意识彻底抹杀。

这也是眼前这魔婴还能活下来的原因。

忽地,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苏奕衣襟变得湿热。

苏奕低头一看,唇角微微抽搐。

怀中的魔婴尿了,并且尿了他一身……

而这小家伙唇角噙笑,睡得很踏实和安宁,一副很舒服的样子。

不得不说,这一刻的魔影,和婴孩没什么区别,粉雕玉琢,天真无邪,完没有了任何一丝妖异诡异的气息。

凝视着怀中的婴孩,苏奕沉默了,内心罕见地有些犹豫。

他从没有当过父亲,也没有自己的子嗣,更别提像现在这般,被一个小婴孩尿洒一身了。

这让苏奕内心涌起一丝异样的感觉。

无论前世还是今生,这还是他第一次怀抱婴孩,心意踟蹰。

最终,苏奕轻叹一声,探手从雪蚨玉佩中取出一件自己的衣裳,像包粽子似的包住了魔婴,将其环抱左臂之中。

他的目光则遥遥看向远处。

残阳如血,暮色苍苍。

李长凛等武者立在远处,呆若泥塑。

无疑,之前的战斗,给这些武者的震撼和冲击太大了。

苏奕摇了摇头,转身迈步朝那地下世界中掠去,身影很快消失不见。

他此来,还有一件事要做,救文长泰夫妇。

远处。

李长凛等人这才如梦初醒般,彼此对视,皆神色恍惚,凭生做梦般不真实的感觉。

十一月二十四。

苏奕孤身一人踏入血荼妖山,破魔煞掠天阵,诛一众天狱魔庭修士,斩化灵境大修士屠白震,灭魔婴识海中的皇境意志之力!

在场武者,皆震骇无言,恍惚失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