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往每次进入道皇圣地,这名额玉佩都是交给参加收徒大典的弟子随身携带,从未有过一次需要将此物交给道皇圣地弟子的事情发生。

“道使远道而来,辛苦了,请先到宗门大殿休息一番,道皇圣地的事情,我们进去详聊。”

黎嫙思考一番后客气道,尽管说话依旧清冷,不过浅陌却感觉如沐春风,这个女人,让他很动心,莫非,这是一见钟情?

“也好,那便叨扰了。”

浅陌点头道,接着在黎嫙的带领下进入瑶仙天阁的迎客大殿,一路上浅陌发现了不少姿色动人的女修,心中不由有些意动,道皇圣地收徒可是个好差事,他们代替道皇圣地出来通知各大宗门,外面人一般都要尊称一声道使。

基本上每个出来的仙人要么能够获得一些资源,要么有一些特殊的服务,毕竟各大宗门的天才弟子能否顺利进入道皇圣地,每一届的道使都是有极大的发言权的,基本上每个宗门都会拍道使的马屁。

更何况今年这一次收徒与往年可是有很大区别的。

黎嫙是知道规矩的,待众人坐定之后,黎嫙素手轻轻一挥,很快一名仙王强者走到浅陌的面前将一枚储物仙戒递给浅陌。

“道使一路辛苦,一点小意思不成敬意。”

浅陌闻言目光随意的看了一眼仙戒,却并未急着接取,黎嫙顿时微微皱眉,她不是很喜欢做这些客道的事情,只不过她现在是瑶仙天阁的宗主,而这次进入道皇圣地的还有太上云招,故而她对这件事颇为认真。

“道使莫非是觉得这点意思少了些吗?也是,道使远道而来。”

黎嫙忍住不爽道,转而看向那仙王女子道:“蓝儿,且去宝库之中再取一条极品仙灵脉。”

芬菲花季清纯美女与花的唯美写真

“不用了,黎宗主这份礼物已经很不错了,我倒是没有那般大的胃口,只不过我乃是为道皇圣地做事,收这些资源不免落得闲话,若是黎宗主真的觉得我一路辛苦,那便让我在此歇息一晚如何?”

浅陌闻言淡声道。

“哦,道使想要休息自然没有问题。”

黎嫙闻言当即干脆道,心中颇为惊讶,倒是不曾想到此人这般正直。

“黎宗主可能有些误会,瑶仙天阁乃是纯女子宗门,我一个男修住一晚不免有些辗转反侧……”

说到这里,浅陌特意停顿了一下,黎嫙微微一愣,当即理会浅陌的意思,尽管黎嫙年纪不过六百多岁,也不知道上一次道皇圣地收徒,黎灵是如何招待道使的,但是她也听说过有些道使会有特殊的要求,一般情况下,宗门都会愿意满足。

但是黎嫙不一样,她并非如黎灵那般现实,这种事情她绝对不能容忍,纯女子宗门也是个宗门,不是青楼。

“那道使要如何?”

黎嫙忍住怒火道。

“呵呵,黎宗主还真是年轻,我观黎宗主如此年轻貌美,身上气息清澈,想来还不曾与男子欢好过,今夜若是黎宗主愿意委身,我可以向黎宗主保证,这次瑶仙天阁参加道皇圣地大典的弟子皆能够顺利进入道皇圣地。

当然,若是黎宗主觉得我浅陌低贱不愿意委身的话,呵呵……”

说到后面,隐隐有威胁之意了。

“放肆!”

黎嫙直接怒声道,凤目之中满是怒火,接着她直接背过身,朗声道:“道使若是谈论收徒之事,我黎嫙当当成客人招待,若是敢继续对我不敬,今日走不出瑶仙天阁。”

“哈哈哈,好一个瑶仙天阁,架子倒是不小,不过凭借这几个仙帝,还没资格留下我,依我看,这宗门大阵破碎,怕是不久前遇到了强敌吧,当年瑶仙天阁的阁主还是黎灵仙帝,如今却变成了,看来瑶仙天阁已经没落了。”

浅陌丝毫不在意道,“黎宗主,确信要让我离开,可别怪我没提醒,对道皇圣地的道使下逐客令,可不是一件明智的事情。”

“若是需要资源,我可以给予一些资源,但是现在的要求,未免太过分了些。”

黎嫙语气有些服软,身为宗门之主,有些事情不是她想怎样就能怎样的。

“我对黎宗主一见倾心,我浅陌修行至今,但凡想要的东西或者人,没有一个我得不到的,黎宗主,希望三思一番,瑶仙天阁虽然是帝级宗门,但是在我眼里,还算不得什么,我来自绝望天宗。”

浅陌无比傲然道,如他所料,黎嫙以及其他瑶仙天阁的人皆变得有些凝重,浅陌这句话还有一层意思,他是绝望天宗的绝顶天骄,不同于其他帝宗,绝望天宗做事向来无所顾忌,若是真的惹怒了此人,日后瑶仙天阁的日子恐怕不会太好,尤其是这次进入道皇圣地的人,可能会遭遇不少的刁难。

“来人,送客!!”

黎嫙闻言直接道,此人已经说到这一步了,黎嫙也没有理由以礼相待,至于道皇圣地收徒大典一事,只要叶凡等人带着玉佩过去,就必然能够参加收徒大典,黎嫙绝不可能把自己作为筹码来让浅陌满意。

“好,哈哈,好,我在道皇圣城恭候瑶仙天阁弟子的到来,哦,对了,忘了告诉们,瑶仙天阁前两批进入道皇圣地的弟子因为招惹了一个不该招惹的人,全部陨落了!”

说完,浅陌直接离开,不过走的却很慢,等着黎嫙叫住他,在他看来,黎嫙听到这些消息之后,必然会出言留下他,毕竟对帝级仙门来说,道皇圣地还是颇为重要的。

当然,浅陌也知道威胁一个宗门宗主确实有些过分,让黎嫙陪他睡觉还真是一时冲动,别人毕竟是宗主,即便只是区区仙王,他也应该给予一定的尊重,若是现在黎嫙留住他,他可以降低要求,这瑶仙天阁别的没有,美女很多。

然而一直到浅陌完全离开,黎嫙也不曾叫住他,顿时浅陌的脸色难看无比,转过身冷然看了黎嫙一眼,转而威胁道:“这次收徒大典之后,会后悔。”

“滚!”

黎嫙寒声道,浅陌脸色顿时阴沉无比,接着拂袖离去。

“宗主,此人毕竟是道皇圣地的道使,我们如此无礼,会不会……”

一名女长老担忧道。

“无妨,到时候有云招带队,区区浅陌算什么。”

黎嫙闻言不在意道,她对叶凡有着近乎盲目的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