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如此,你去准备一下,城主这一次必死,到时候,我需要你带我进入禁区。”

方川淡然地说道,语气当中充满了信心,这让阳弘博也跟着信心越发的充足。

阳弘博点了点头:“我这就去准备,放心,一旦成功,我一定会让你进入禁区。”

说完,他便转身离去。

方川此刻也没有其他事情做,于是进入阁楼当中,开始推演修炼。

大约二十分钟后,金族天龙的精神便已经来到了方川的精神意识当中,他们已经决定了,动手对城主致命一击。

而且,他们已经决定派遣一头飞升境九重的天龙,以及一头飞升境八重的天龙出手。

这样一来,就算在最短的时间里,他们也能一击成功。

“到时候,在动手之前,我会与你们联系,然后,我施展天道之力,让你们蒙蔽天道法则。”

方川对金色天龙道:“到时候,你们击杀之后,我进入禁区,你们便可以得到祖龙决。”

“很好,我们合作愉快。”

金色天龙笑着对方川说道:“上仙,如果我们得到了祖龙决,你就是我们的恩人。”

吃面包清纯美女暖黄系写真图片

“去吧,到时候再说。”方川一摆手,金色天龙便离去,同时,给方川留下了一道金色的鳞片。

这是精神力构成的鳞片,之后一旦方川需要与他们联系,他直接触动鳞片就行。

“方先生。”

没过多久,大将军府的管家来到了阁楼之外:“外面有一个叫龙放的人求见。”

“龙放?”

方川眉头一皱,龙放是昊天的同伴,这个时候龙放来找他,必然是因为昊天的事情。

不过,龙放是怎么知道他在这里的呢?

他起身走了出来,一摆手:“你把他带进来。”

“是。”

管家听了,忙转身去了,片刻后,把龙放这个粗犷的大汉带了进来。

龙放一见到方川,立即奔了过来,一下跪在了地上,拱手道:“方先生,求求你,救一下昊天吧!”

“他出事了?”

方川叹了一口气,看着龙放:“他是不是被城主抓了,并且,用不了多久,就会被城主行刑,对吗?”

“啊?”

龙放一愣,然后点头道:“方先生神机妙算,是的,昊天混进了城主府,与阿凤见了面,然后被城主府的人抓了。”

“谁让你来找我的?”方川看着龙放。

龙放叹道:“是城主府的主事时干,他告诉我你在大将军府,让我来找你,说你一定能救昊天。”

“哦。”

方川点了点头,一摆手:“抱歉,我这一次可能真帮不了他,因为我也深陷麻烦。”

龙放听了,顿时更加焦急,又磕头道:“方先生,求求你了,时干大人说你能帮忙,就一定能帮忙。我跟昊天就是做牛做马,也一定会报答你的!”

“报答?”

方川摇了摇头:“你们能报答我什么,用不了多久,我们就会离开,说这些没意义。”

随后,他目光一凛,看着龙放:“你我非亲非故,我不忙你其实也正常。但是,你们却要害我,实在是不好意思了。”

嗡——

方川说着,他一挥手,顿时,龙放被一股封印之力封印,身的力量都被封锁,只留下了说话的能力。

他脸色大变,看着方川:“方先生,你,你做什么?”

“你应该也知道,你们是城主的一颗棋子,城主可能是发现不能推演我,所以觉得我不可靠,让你来约我出去送死。”

方川摇了摇头:“城主虽然是一个谨慎的人,可是,他谨慎过头了,才会有今天的大麻烦。”

他又看着龙放:“你以为可以骗我,其实,错了,城主不能推算的,我能推算,这两天我的推演能力越来越强,我看到你,就能推演一些过去。”

他嘴角一勾:“你觉得,你能骗到我?”

扑腾!

龙放顿时跪在了地上,一脸后悔,叹道:“昊天也是走投无路,所以才投靠了城主。城主答应他,只要等大将军一死,他就让昊天跟阿凤离开禁区之城。”

“呵呵。”

方川摇了摇头,他能推演,但也不能知,细节问题,他不能完知晓。

但,他却知道,龙放又在说谎。

他摇了摇头:“我与你非亲非故,所以,你但凡对我做了不好的事情,我一定会杀了你。”

他举起手,然后对着龙放的头一按。

轰——

一股澎湃的力量,轰入了龙放的体内,片刻间,龙放气绝身亡,肉身完好,灵魂却消散。

一个飞升境三重的强者,就这样烟消云散。

“这个人就交给你们处理了。”

方川笑了笑,然后又道:“我去找你们大将军,这段时间若有人来大将军府,必须通报,无论是谁。”

“是,方先生!”管家已经知道方川的身份地位,所以,方川一下令,他立即听从。

随后,方川一个大挪移术,来到了阳弘博的身前。

“方先生,有事?”阳弘博愣了一下,他身前还有几个心腹,他们正在布置明晚的行动。

“情况有变,城主已经起疑,派了一个人过来想要暗算我,不过,我已经蒙蔽了天机,他在一个时辰之内,不能知道我们是否看破他的计谋。”

方川淡然道:“所以,一个时辰之后,我就要动手,给你一个时辰,你能盘接手吗?”

“一个时辰?”

阳弘博一惊,这是一件非常大的事,并不是一句话两句话就能解决的。

但,听起来,事态已经发展到了这一步,他也不敢拖延。

他想了想,点头道:“能行,一个时辰。”

其他人都是一惊,这件事他们已经知道,但是,一个时辰就要他们接盘城主府这么大的势力,恐怕很难。

不过,大将军都这么说了,他们也只能力以赴。

“好。”

方川笑了笑:“那就一个时辰之后,我与天龙沟通,希望你们不要让我失望。”

他顿了一下,又道:“不过,只要城主死了,剩下的事情也好说。”

说完,他一个大挪移,回到了自己的阁楼,精神却已经触碰了天龙留下的鳞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