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到这个情况后一下子慌了,怎么这小鬼,真的按照我的想法做了不应该做的事情吗?这小鬼真的带着楚思离一起走掉了吗?

当时看到这个事情我又回头看了看皎皎和林羽立两人,他们两人都认真的看着那碑文上的字,那碑文上写的都是什么,可我心里挺紧张的,害怕楚思离出什么事情该怎么办?

他们两人拜完鬼谷子的碑文后,转过头来看向了我,我当时给了他们一个眼神,他们两个人就意识到了发生了什么,也没有见到楚思离。

这一下子大家都慌张了,我看着他们二人的样子也感觉非常愧疚,要不是我的坚持,楚思离现在也不会丢,也不会跟这小鬼一起离开。

我想着试着能不能用幻术召唤一下,毕竟烟斗跟摄魂铃是有感应的,如果两个法器在一起相互感应,我应该大致能够感觉到小鬼的位置是在哪儿的。

但这小鬼如果能离我很远,就说明这摄魂铃应该没有什么作用了,我心里知道这件事情但还是有点不愿意承认这样的失误,还是拿出来烟斗。

在我拿出来烟斗后,林羽立和皎皎两人聚精会神的看着我的行为,估计他们二人也知道,目前为止能够有帮助的也就是我的法器烟斗了。

但打开烟斗后,我竟感受不到烟斗和摄魂铃两个法器之间的相互呼应,这非常不正常,让我有点怀疑皱了皱眉头,等我再睁眼之时。

林羽立和皎皎两人一副心领神会的样子,仿佛我不用说,他们二人就知道发生了什么,刚才我在烟斗幻境里又经历了什么一样。

“是不是没有什么近战,看你这个样子我们俩人就知道了,看来这小鬼计划了很久,这个小鬼为什么有自己的意识?他不应该听从主人的命令,没有任何想法吗?”

听到林羽立这么问,我也很好奇,如果我知道这件事情的答案,现在也不会在这里头疼了,看见他们两人对我都不相信了,其实我也挺不舒服的。

毕竟这件事情也是我决定让小鬼背着楚思离,现在小鬼不见了,楚思离也不见了,最可怕的就是楚思离身体还很虚弱,万一小鬼带着楚思离去做了什么该怎么办,楚思离会出事情的吧。

草莓味马尾女生甜笑怡人治愈系写真

这都是我心里的想法,但我都不敢说出来,毕竟这件事情是我做错了,如果讲出来也显得自己非常理亏,叹了一口气跟他们两人讲道。

“我们在这讨论这些事情没什么用处,想想办法怎么把楚思离第一时间找回来才是最重要的,他们两人会去哪里呢?这小鬼有了意识第一时间会去干什么?”

我问出来这些问题后,自己心里面都很奇怪,这件事情的答案到底是什么,我就开始回想当时小鬼跟洞口的那团黑影在打斗,我们就直接离开了。

难道是小鬼当时记恨我们,所以现在才对我们下如此狠手才把楚思丽给带走,让我们以后再也见不到自己的朋友了吗?虽然心里面是这样想的,但总感觉哪里有点不太对劲,小鬼到底是如何恢复自己的意识的。

“又觉得蹊跷离谱,怎么可能小鬼就突然恢复了意识,我总感觉有人在用外力帮这只小鬼在我们不在的地方,小鬼肯定遇到了什么人。”

这是我心里的想法,当时就讲了出来。

“说实话,刚才那只小鬼离开我们的那段时间,大家都不知道他经历了什么,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人在那时候介入了小鬼的意识,但那段时间绝对发生了什么。”

“我们早应该注意到的,但是有些事情注意到了之后,我们没有第一时间讲出来,想想都感觉有点抱歉,当时我注意到小鬼情绪不太对。”

“我本来是应该说出来的,但后来没有仔细想,觉得可能是我想多了,我就忘记这件事情了,毕竟怎么说也是一个通过别人血液养起来的小鬼呀。”

林羽立这么说完后,我和林羽立突然惊讶的相互看了一下,似乎是想明白了什么一样,小小在一旁看的一头雾水。

“能够外力介入影响到的他的人应该也只有马叔叔了,但马叔叔早就已经回去了,带马叔叔的血液其实是有用的,这件事情如果别人影响到小鬼了的话只能拿血。”

“这么一说,这个人用了马叔叔的血来影响小鬼,而且还把他脚上的摄魂灵给取了下来,他到底是怎么进小鬼的身的?”

这些事情无一不让我感觉到迷惑,感觉到非常的莫名其妙,这件事情我心里面虽然是这么想的,但实在是找不到一个合适的人选,在马叔叔还有我之间存在联系。

对于这件事情我想了很多也犹豫了很多,后来决定先把楚思离救出来会比较好,我们一定要寻着小鬼的踪迹,看小鬼现在是去了哪里。

“咱们现在是先进到这里面,还是去找小鬼吗?他身上还带着楚思离,但我们都已经到这儿了,再折返回去确实有点可惜,这真是个两难的决定,早知道刚才应该看好楚思离了。”

我听见林羽立这么说,觉得确实挺有道理的,现在我们这个境地确实是不好做抉择,走了不舍得,但是不走又有朋友在小鬼手上。

我使用追魂术想先查看一下小鬼离我们远不远,如果很远,我就想着不然先处理完手头上的事情,再去找小鬼他们也是可以的。

一时之间楚思离应该出不了什么事情,但如果离的不远的话,我就想先把楚思离给找到,毕竟朋友才是最重要的,不管朋友发生什么事情,万一出事儿了这都不好处理了。

我使用了追魂术,可对附近的情况没有任何一点反应,也就是说这小鬼带着楚思离,竟然已经离开了很久,也离我们很远了。

说不定现在早已不在这个山洞里,我想到这里皱了皱眉头,不知道该怎么跟林羽立和皎皎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