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希明的嘴巴里吐出更多的血水,眼看就要活不长了。

但他的脸上却带着笑容,一种单方面宣布胜利的笑容,雨水淅沥沥,尽数打在他的脸上,冲洗着鲜血,但溅射起的泥水却不断模糊着他的视线。

泥水硌得眼睛难受,原本就红得充血的眼睛,变得更加可怖。

“张家冤枉的……我父亲不是贪官,我父亲……不是贪官……你们都得死……所有人都得死……”张希明已经无法思考,说话也变得模模糊糊,前言不搭后语。

生命迅速流逝。

于正海的碧玉刀切开了他的法身,足以重创,又以大玄天掌凌空击打他的胸膛,震碎五脏六腑。想不死,都很难。

“我是不是下手太狠了?”于正海看向虞上戎。

“若我出手,只怕他现在已经断了气。”

“……”

吃瓜群众要疯了。

那位表示要永远倒着走的修行者,尴尬笑了笑,感觉身子像僵硬了似的。

若是到现在还不知道这两位高手的关系,那和弱智没什么区别……虞上戎那一手万物为剑,外加八万道剑罡,足以折服众人。

红色的魅力

虞上戎掠了过去,悬浮在张希明的头顶处,淡淡道:

“很抱歉,你爹的罪名已经定下,铁证如山。你的言谈举止和出身,理应帮你分辨得出真假。是非黑白,公道自在人心。但凡有礼义廉耻,绝不会说出冤枉二字。我若是你,早已挥刀自刎,何来的颜面挑衅他人?”

噗——————

张希明狂吐鲜血。

眼中充满不甘和愤怒,却又无济于事。

虞上戎漠然看了他一眼,并没有同情之心……多年来的生死磨炼,不管是在小咸山的熏华墓地,又或者着是徒步南行越过崇山峻岭,若论遭受的苦难和他人的嘲讽,他和于正海所遭受的只多不少。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张希明便是这样的人。

生命继续流逝。

气息越来越孱弱。

虞上戎没有看张希明,而是看向废墟远处的雨雾,淡淡道:“黑莲在哪里?”

“你……你,你……要,有种,单独去找他……”张希明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喉咙里的一口气卡着,无法吸入,几个急促的呼吸之后,头一歪,没了气息。

【叮,击杀一名目标,获得5500点功德,地界加成1500点。】

于正海看了看断气的张希明,道:“这就死了?”

“应该死了。”虞上戎道。

“会不会像叶真那样重新复活?”于正海担忧地道。

“或许有此可能?”

“吃一堑长一智……二师弟,你让让……这次我要好好补刀。”于正海右手缓缓抬起,碧玉刀飞起,悬浮在掌心上,带着刀罡旋转了起来。

虞上戎对尸体没有兴趣,纵身飞回到那些吃瓜群众的身边。

紧接着……

那直径二十丈范围内,便被刀罡覆盖。

就像是金色的瀑布一样,不断地狂轰乱砍……仿佛地动山摇,比之前二人的战斗的动静还要大很多。

轰,轰轰,轰轰轰……

过了一段时间以后。

废墟中渐渐平息了下来。

于正海满意地看着自己的杰作,这才悬空飞回。

看热闹的修行者们,纷纷凌空后退,生怕对自己下手。

“无需害怕,魔天阁做事,向来恩怨分明。”虞上戎说道。

“……”

于正海飞到了众人跟前,目光扫过那些看客,说道,“张家在哪里?”

“关内道,泾,泾州城……”一人紧张害怕地回答道。

“泾州?二师弟,你且先回去复命,我一人去一趟泾州,查清楚张家的底细。”于正海说道。

虞上戎摇头道:

“若有黑莲在背后,你一人去,恐怕不妥。”

“放心,此一时彼一时,我自有分寸。”

二人一边对话,一边又有了去泾州城的打算。

“不行,若遇千界,恐有危险。到那时,师父可没工夫救你。”虞上戎说道。

“我会小心行事,以调查为主。”

“大师兄,还是我去吧,在速度上,你不及我。”

众人只敢看着,一句话都不敢插。

魔天阁的大佬做事,都是这样子的?

这让他们一脸懵逼,不住地咽着口水。

就在这时,远处的雨雾当中传来低沉的声音——

“都回去吧。”

于正海和虞上戎心底一惊,转过身来。

熟悉的声音,语气……以及气势,穿过厚重的雨雾。令二人同时躬身:“是。”

众人:“……”

于正海和虞上戎没有停留,跃出废墟,转瞬即逝。

大雨倾盆,淅沥沥地冲刷着战后的废墟。

张希明的尸体,早已被无情的刀罡切得稀碎,毫无痕迹。

看客们也看向雨雾……

“不会吧……”

“赶紧走吧,阴森森的。能让他们听话的……还能是谁?”

吃瓜群众们,正要转身离开。

“等等。”

陆州的身影,虚晃一下,出现在众人面前。

顿时,四周的雨雾被庞大的罡气蒸腾而起。

视线清晰。

他们看到了一位黑发老者,悬浮在前,负手而立。

众人怔怔出神地看着陆州,不住地咽着口水。

“前,前,前前辈……有,有何,吩咐?”最前面那人,已经满头大汗。

陆州拂袖而过。

太虚金鉴的光华扫过众人,顿觉金光夺目,宛若太阳一般,不由得闭上了眼睛。

待睁开眼时,那位黑发老者,已经消失不见。

就像是从来没出现过似的。

速度之快,令人咂舌。

……

皇城。

养生殿,已经被收拾干净。

返回养生殿,陆州便催动紫琉璃,进入天书参悟的状态。

观察老八的时候,已经将太玄之力用尽,需要恢复。

过了一段时间。

于正海和虞上戎二人才返回。

一入养生殿,二人便看到端坐在殿中的师父,不由一惊。

一是惊讶于师父竟这么快回来了。

二是惊讶于师父的容貌,怎么像是年轻了许多?

不敢多想,二人上前见礼。

“徒儿拜见师父。”

异口同声。

怎么可以这么快?

他们回来的时候一路疾飞,几乎没有停歇。

看师父这架势,像是调息了很久似的。

“回来了?”陆州睁开了眼睛。

于正海和虞上戎:“……”

“张希明的事,你二人做得不错。调查黑莲之事,略有鲁莽。”陆州说道。

“师父教训的是。”于正海尴尬道。

“黑莲的圈养计划遭到破坏,早晚都会派人来,与其去寻他们,倒不如守株待兔。黑塔议会强者如林,黑吾卫皆是千界强者,你们应对的了?”陆州说道。

二人低头。

陆州继续道:

“于正海,你是老大,按理说,打破束缚后,你进速应该最快。若是再不修行,鸢儿便追上你了。”

于正海躬身道:“徒儿惭愧,今后定加倍努力,早日十叶。”

“虞上戎,你是老二,亦是砍莲试道第一人。开命格,凝聚千界,皆需要莲座和命宫……早日成为十叶,方能寻求新的修炼之路。”陆州说道。

没有金莲,便无法凝聚命格和千界,这一直都是他心理的一块石头。

如今听师父这么一说,虞上戎心中欣喜,道:“多谢师父。”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为师会亲自督促你们的修行。”

“是。”

【叮,调教于正海,获得200点功德。】

【叮,调教虞上戎,获得200点功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