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制的箭头呈三棱状,上有倒钩,只要射中人,便能令其痛苦不堪。即便成功拔出,也会鲜血流不停。战斗中的土匪窝哪有良好的医疗条件可言?只要不及时止血,便只有死路一条,不过这正是夏萧想要的效果。

起初几个铁匠见到夏萧画出的设计图有些懵,他们很少见到这样的箭,甚至没有把握将其射出去。为此,匠师们还专门测试了一下,果真不行。所以夏萧和舒霜除了订制一百支箭,还有两把特制的强弩。

强弩不轻,一侧加着铁板,可当盾牌,此时已摆在墙边。不得不说铁匠的效率还是挺高的,一下午便送了过来。

舒霜将最后一支箭矢插进箭囊,将三个箭囊摆在弓弩旁边,随后大功告成,拍了拍手上的灰。

“一切准备就绪。”

“修炼吧。”

夏萧将一颗红色的小药丹递给舒霜,后者没有伸手,而是伸了伸脖子,张开小嘴将其含下。

这是来荣城前舒霜为夏萧制作的朱元果的药丹,里面含有一些元气,可以吸收,药丹本身还能为吸收者强健筋骨。

见到舒霜咬住下唇,娇笑的模样,夏萧也吞下一颗,盘坐于地。

他在帝都时没少吃药丹,也啃了不少灵药灵果,可当时不能修炼,都浪费了,所幸沉淀了些药力。此时吞下朱元丹,它们都一涌而上,令夏萧觉得一阵发热,还有阵阵的感觉。

腿上的伤口完治愈,体内的元气越积越多,已一年多没服下过药丹灵药的夏萧尝到了非同一般的甜头。

进入熟悉的森林,夏萧见到句芒,这个小家伙又长大了,已到他的膝盖。此时见夏萧来,句芒开心的围着夏萧转圈圈。

麻花辫少女的夏日回想

和它玩了一会,夏萧坐在圣坛上看天空。只有在这片森林,他才能享受绝对的宁静,无人打扰,无人说话,更无人陷害。

“句芒,还记得前天晚上吗?”

“记得!记得!”

“那一晚我所使用的能力,一定是你的木行之力吧?”

虽然那晚已过,但夏萧依旧记得细节。他闭上了眼,可眼中的世界和平常大不相同。无数荒草冒着绿色的荧光,构成一片纯粹的灵魂草原,无比安静,只有风在动。

“对呀!对呀!”

句芒光滑的叶子翅膀捧着自己的脚丫,像个玩脚趾的孩子。

“那我明天能再用一次吗?”

“当然可以啦,一直都可以啊~”

夏萧也曾心急,一直觉得到了尊境才能使用五行之力,因为所有人都如此。但他前晚就使用过了,现在句芒还这么说,让他有些高兴。看来剿灭土匪窝不是难事,彬管事的愿望也要落空了。

夏萧站在森林里,手掌放在地面。闭上眼的瞬间,一片绿光林海呈现在脑中。夏萧似乎离开了地面,来到了绿色的海洋,这和他前天看到的荒原相差极大。

如果说那天看到的是漆黑夜空中的星辰,现在便是一片浓郁的星海。他能感觉到每一棵树木的生命,每一根小草也能感觉到。夏萧的感知有限,可尽力往外延伸,想看到森林之外。可见到的只有四片灰蒙蒙的领域,似被封锁。

想必应该是其他四行,显然,他猜对了!

“句芒,要快快长大哦!”

“好嘞!好嘞!”

他飞上天空,夏萧也站到树梢,看着茂密的森林。这种颜色,太治愈人的疲惫心灵。

等到后半夜,句芒挥了挥小翅膀,他睁眼时,森林消失不见,只剩漆黑的房间。

夏萧呼出一口气,元气已经充盈,接下来得好好休息,为明天的战斗做好充足的准备。

夜深了,走廊里安静的一点声音都没有,可夏萧想起荟月,打开了门。望向客栈的柜台,那边的桌子上果真睡着一个人。看那曲线明显的身形,应该是荟月,他就知道!

回头看了眼舒霜,后者修炼完已经睡了,打的地铺。

走出门,夏萧关门的声音很轻。

柜台后的小二和打杂的一个坐着一个躺着,此时夏萧走来,小二连忙站起身,迷迷糊糊的说:

“客官,需要点什么?”

“没事,睡吧。”

小二答应着,打了个哈切。

趴在桌上的荟月醒了,见到夏萧坐在自己身边,连忙拿出一张白纸。

“这是我白天搜集来的资料。”

荟月其实傍晚就来了,可夏萧和舒霜将门反锁着,她想到他们可能在修炼,便没敲门,一直等到现在。

接过白纸,上面有土匪窝所在的虎山地图,还有一些人物资料,都是凝种境的实力,人像画的挺像那么回事。娟秀的字排列工整,令夏萧看着很舒服。他没想到自己随口一句话,荟月会完成的这么好。

土匪窝的事夏萧已经知道了,小二和打杂的都给他说了,两块铜板,足够他们将知道的所有消息都吐出来。所以看到荟月累成这样,夏萧也有些余心不忍。

“回去睡吧。”

将纸折了折,夏萧走向房间,可荟月还是坐在原地。

“怎么不走?”

夏萧转身,荟月立马站了起来。

“现在就走。”

外面漆黑一片,和亮着烛光的客栈形成鲜明的对比,可荟月还是走出客栈的门。她现在哪都去不了,时间太晚了,家里人都睡着了,他不能回去也不想回去。武斗城那边,因为彬管事在,她也不想回去,所以就先呆在这吧。

荟月有点冷,抱着自己的胳膊,坐在客栈门前。她太困了,眼袋微红,一闭眼就睡着。搜集消息并不是件容易的活,她白天跑了很多路,问了很多人,为了消息的准确性,她往往要来回跑。还惹得人烦,比武斗城看门都难,不过还是成功了。

门被拉开时,荟月惊得跳了起来,唯恐挡到别人的路。可一回头,是夏萧。后者站在台阶上,面色很冷,可背后的光很暖。

“进来吧!”

“啊?”

“进来!”

夏萧的语气不容反抗,荟月迎着光,走了进去。

跟着夏萧,荟月总觉得这个还没自己高的男孩无比成熟,给她一种莫名的安感。可夏萧才十四岁啊,这么小的年龄,却做了那么多不得了的事。她在打听消息的途中,也知道了夏萧的一些传闻。

“你和舒霜睡床上。”

夏萧声音很轻,而后抱起舒霜。她睡眠不深,被夏萧一抱便醒。

“怎么了?”

她声音甜美,无比软糯,听得夏萧心酥。荟月一个女孩,都觉得舒霜可爱。

“没事儿,睡觉。”

夏萧的温柔劲让荟月好奇,他之前不是这样的。而且夏萧不是主人吗?怎么还睡地上?

即便心里有疑惑,荟月还是脱掉外衣,她害怕夏萧说自己。

因为心里很不踏实,所以荟月睡着床沿,没盖多少被子。舒霜拉了拉她,声音虽低,可很动人。

“近一点。”

舒霜和荟月背靠着背,很快便睡着。荟月虽闭眼,可没有之前的困意。她该如何报答夏萧和舒霜?还有那彬管事,为何做到这种地步,夏萧和他们有仇吗?城主不管,还是狼狈为奸?都是为了地方赛选?

想着想着,她有了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