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夕:“…………”

她飞不起来。

更准确的说,是她无法集中精力,她只要集中精力,满脑子想的都是数学公式,根本就没办法都屏气凝神只想飞这一件事。

又尝试了几次后,薛夕确定,要么是景飞在骗她,要么就是她的异能是有限制的,反正现在,她用不出来。

其余几人干脆也放弃了。

旁边的郑直在薛夕昏迷的时候非常担心,可此刻又开始嘴贱的说道:“呵,本来就觉醒了一个没用的异能,现在还用不出来,真是……”

后面的话还没说完,高彦辰就蓦地一个眼神看过来:“找死?”

这少年,是能动手就不动口。

可郑直根本没在怕的,毕竟他一个25岁的,怎么会怕一个19岁的?

他耿直了脖子:“跟谁说话呢?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特殊部门的9,你就算进入了特殊部门,也是从1开始,我让你干什么,你就要干什么!”

这话一出,高彦辰直接活动了一下手腕,桀骜的眉眼间是不耐烦:“别废话,试试?”

郑直:“……”

蕾丝少女清晨朦胧唯美床上写真图片

然而,不等高彦辰动手,景飞已经飞着扑了过去,直接骑在了郑直的肩膀上,“儿子,特么的你再说一遍试试,你说谁的异能没用呢?啊?”

“…………”

两个人打成一团,高彦辰顿了顿脚步,退回来,又站在了薛夕旁边。

薛夕也不管那两个人,反而看向高彦辰,询问:“你是……火异能?”

掉下去后的事情,薛夕不记得了,可之前的却急得很清楚。

高彦辰点头:“我也是上次掉下滨山时觉醒的异能。”

薛夕“哦”了一声,淡淡的询问:“代偿是什么?”

她有点担心小火苗。

冯老的代偿是自己的生命。

景飞的代偿是恐高。

这一切都说明,觉醒的异能跟代偿有关系。

小火苗的代偿,该不会也很可怕吧?昨天他使用了异能……

高彦辰咳嗽了一下,淡淡开了口:“脾气爆,想打人。”

他抬眸看了一眼郑直和景飞:“昨天使用了异能,所以今天格外想动手。”

薛夕:“…………”

在滨城的时候,你没使用异能,也挺想动手的。现在给自己的暴脾气竟然还找到了借口?

这代偿——还可以接受。

由此看来,代偿也并不一定是坏事。

薛夕正在跟小火苗低声交流时,景飞和郑直已经打得不可开交,两个人滚到了旁边的沙发上。

郑直:“你给我下去!”

“老子就不!除非儿子你给我道歉!”

“下去!”

“道歉!”

“……”

有点吵。

薛夕刚想到这里,就见门忽然间开了,向淮风尘仆仆的站在了门外。

男人穿着一件黑色冲锋衣,脚踩的皮鞋上面还带着灰尘,很明显是急匆匆赶回来的。

高彦辰看到他以后,下意识移开了头,不敢与他直视。

他再看向刚刚打架的两个人,就发现景飞和郑直已经在沙发上坐好了,两个人勾肩搭背的说着话。

景飞:“儿子,你看这个案子,你觉得凶手是谁?”

郑直:“……嗯,肯定不是他。”

两人说完,扭头,旋即装出一副惊讶的模样:“咦?老……朋友,您来了?”

向淮瞥了他们一眼,“嗯。”

两人立马站起来,“我们出去讨论下这个案情。”

走到门口处时,景飞又回头拽住了高彦辰,带着他往外走:“贺郜……不是,高彦辰对吧?走,我们讨论下,你应该加入特殊部门这件事。”

高彦辰:??

他瞥了向淮一眼,最终迈开脚步,跟着两个人走出去。

到门口处时,景飞又狗腿的交代道:“向先生,夕姐昨天觉醒了飞的异能,但是她忘记这些事情。”

交代完毕,三个人这才走出去,景飞还体贴的关上了门。

房间里顿时只剩下了两人。

向淮往前一步,也不管身上衣服是不是脏,直接坐在了薛夕床边,询问:“感觉怎么样?”

薛夕:“……我只记得掉下了悬崖,后面的事情都不记得了。”

“不记得了?”

原本风尘仆仆的男人,狭长的眸子却微微一亮,接着他迟疑的凝起了眉头:“那你也忘记昨晚我们打电话了?”

薛夕:?

她疑惑:“我们打电话了吗?”

向淮点头:“对,你还答应了我一件事。”

薛夕:“……什么?”

向淮嗓音低沉:“你答应我,明天会放下书本,放下实验室,陪我一整天。”

薛夕:?

向淮见她疑惑,叹了口气:“你都不记得了?那……算了,我特意推了一个很重要的会议赶回来的。唉!”

这一副伤心失望的模样。

薛夕握住了他的手:“……那就约会吧,答应你的事情,不能变。”

向淮眼睛一亮,很自然的开了口:“那明天你都听我的,无论我做什么都可以这件事,也不会变吧?”

s:向淮太狗了!简直了!!哈哈~夕姐的异能好多小可爱都猜到了~她才是最牛的人,不过现在被压制了。e,这算是剧透吧?第三卷,我们偏轻松幽默些哈~~继续求双倍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