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夺命剪刀脚放在往常,林辰轻松能化解,但他没想到唐妃会突然下狠手,反应不及。

啪!两人同时砸在地毯上!“林辰,我可没答应让你走,而且我唐妃向来直接,喜欢就出手!”

“咯咯,小洛经常误会你与其他女的爱昧,但我知道你是洁身自好的人,受了这么大的委屈,你难道不苦?”

“你为了小洛做了这么多,韶州的上门女婿,再到京城的上门女婿,而小洛一开始帮着你,但渐渐又帮着安家,你不委屈?”

“既然委屈,何必死守一棵树呢?

以你的优秀,大把女孩喜欢你,比如唐姐我!”

“忘了告诉你,我有过专门的训练,各种手段都能让你满意!”

不得不说,唐妃的声音很轻,让人有着沉迷之感。

林辰在这方面向来意志力薄弱,差点挡不住了!"唐姐,我们还是坐下来好好说话吧!"林辰淡淡笑道:"被你夹着腰,我没问题,可你却走关了啊!""怕什么!"唐姐咯咯笑道。

"不开玩笑了,你还是起来吧,你与小洛是朋友,被她知道的话,估计朋友都没得做了!"林辰再劝。

"为了喜欢的男的,不做朋友也罢!"唐姐丝毫不放弃。

林辰暗暗无奈,只好奋力挣扎了,可难以反抗,突然,他将手放在唐姐的腰间,轻轻瘙痒。

古典的魅力

果然,唐姐忍不住了,一开始咯咯直笑,后来笑的眼泪都流了。

"好啦好啦,我不来了!"她只好放弃,脸色红的如苹果般。

林辰摇了摇头,他站起来就想离开。

"林辰,我们还是说说正事吧!"见林辰要走,唐妃也坐了回去。

她心中懊恼,这男的,怎么就对她无动于衷呢?

她相信自己的容颜与身材,换另外一个男的,估计早就妥协了。

"有人要对安家动手,目的是安家的一套功法,名叫玄天鉴宝录!"唐妃淡淡道:"我觉得,你身为安家上门女婿,若将这消息告诉给安老爷子,这能缓解你与安家的关系。

"其实这消息,林辰早就知道了。

但是缓解与安家的关系?

根本没必要,林辰也从未想过!他初来京城,安家是如何对待他的?

哪怕现在依旧对他没好脸色!凭什么让他讨好安家?

难道安家真的以为没有苏洛,自己就活不下去了?

见林辰沉默,唐妃又道:"小洛的性格很要强,哪怕是错了,她也不可能对你认输,所以唯有你低头认错!""我为什么要认错,我得罪安家,难道是为了我自己?

一切还不是为了她!"林辰冷冷道:"当初半年之约,她也是很讨厌安家,可我们完成目标后,她居然站在安家这边,这让我心寒,她根本不知道,如今能得到安家的尊重,这还是我给她带来的!""我可以为了她得罪天下,为了她得到天下,我不求她能帮我什么,但我不希望她去帮助敌人!""最让我不高兴的事,她做事从来不与我商量,也从未站在我的立场想东西,自己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这是夫妻?

夫妻不是应该坦诚相对吗?

"如果是说其他事,林辰都能保持冷静,但说起苏洛,他情绪也渐渐激动了。

唐妃却笑道:"所以说,你们的性格不合,强扭的瓜不甜,何必坚持在一起呢?

""唐妃!"突然,林辰打断了她:"我不知道你的目的,但却知道你的用心,你不过是想我与小洛分开,所以挑拨我们之间的关系而已!"唐妃脸色剧变,前一刻还温文尔雅的林辰,下一刻露出了獠牙,让她反应不及。

"我没有!""唐妃,你是兵王候选人,怎么可能随便喜欢上一个人,而且我没猜错,你还是华夏排行十一位唐氏集团的董事长,你们是家族产业,在境外还有着财阀后台!"“本事,背景都这么庞大的人,怎么有兴趣管别人的家事了?”

“我没兴趣知道你的目的,但是我提醒你,别惹我!”

林辰脸色冰冷,声音更如九幽而来。

唐妃如遭雷劈,想张口解释,但林辰已经离开了。

“另外,上次在大云寺,你将汪文斌喊来,更埋怨汪文斌不帮忙救人,错过了讨好苏洛的机会,这些我也知道,最后提醒你,我耳朵很好,背着人说闲话,拜托走远点!”

林辰最后的一句话让唐妃眸子一凝。

她突然发现,玩了一辈子的男人,这个青年估计是最难啃下来的!因为他很低调,让人觉得很平常!但偏偏,他却洞察一切。

“林辰,我一定会得到你!”

唐妃非但没有生气,反倒升起浓郁的兴致,如遇到了罕见的猎物般。

林辰离开旅馆后,心情也很不爽。

唐妃的话带着用意,但也说明安家的想法。

安家虽然忌惮他,但最满意的女婿依旧是汪家大少。

最主要,苏洛居然站在安家这边,用汪家大少故意气他!这还是为人妻子的样子?

离了吧!带着一肚子火,林辰向着杏林堂走去,半途中突然有电话响起。

“林辰,你暂时别回杏林堂,徐正志带着人去找你了!”

是易鸣玉的电话:“你现在在哪,我来找你!”

林辰更加火大了,他只想做个医生而已,怎么这么多不长眼的家伙啊!在路边等了片刻,易鸣玉便焦急跑来:“林辰,你先别回杏林堂,我让人处理这件事!”

她也知道,上次林辰让徐正志裸奔下山,徐正志早已恨死林辰了!而徐正志有些来头,虽然大本营不在京城,在魔都,但在京城他家族也有众多的人脉。

“抱歉,是我连累你了!”

易鸣玉满是歉意道。

“关你什么事呢,是那家伙煞笔!”

林辰摇了摇头,依旧向杏林堂走去。

“林辰,你先别回去!”

易鸣玉连忙拉着林辰,急道:“徐正志这人虽然有些怕死,但他有个哥哥极为护短,听说更是华北军区的老总呢,他知道弟弟被欺负了,肯定不会放过你的,而且他家里有钱,人脉广,老爸与京城一名老中医是生死之交,还有一个兄弟在京城脸面可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