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鹤神针,出自北宋一名大医之手,此针如雷云,以势大为主,不过,经常用仙鹤神针可不好!”林辰喃喃道。

“不懂装懂!”

李珍珠冷哼,哪肯承认仙鹤神针出自华夏。

“林大医,我可以把看成心虚了,在找借口吗?”

蔡宝健这时耻笑一声。

李珍珠也淡淡道:“林大医,如果华夏针灸没有人比我更厉害,这第一局就算们输了!”

“华夏武功,博大精深,只是学了点皮毛!”

林辰对李珍珠说了句模棱两可的话。

“少说废话,是认输还是开始!”李珍珠有点生气了。

“开始吧!”

林辰点点头。

本是宁静的四周,突然炸出阵阵喝彩声。

性感天使与小熊的爱恋

“林大医,加油!”

“让他们看看什么是老祖宗!”

所有人都相信林辰会赢,因为他是杏林堂林大医。

李珍珠他们顿时脸色难看,好不容易打压了这些华夏人,为什么林辰出手后,他们又自信了。

不过也好!

等会林辰输了,看他们怎么见人。

“林大医,开始吧!”

李珍珠更加的期待了。

“我已经开始了!”

林辰拿出针灸包,取出银针。

李珍珠顿时一呆,毕竟开始后就算时间的了,但是林辰距离经穴木人有五米远啊。

他在浪费时间吧!

非但是他,四周的人也看不懂林辰在做什么。

也就这时,林辰右手出现了数枚银针,朝着经穴木人挥去。

噗噗噗!

经穴木人丹田的数个穴位被银针射中,液体流出。

鸦雀无声!

五米距离挥动银针?

卧槽,这是玩暗器吧!

李珍珠则如木偶般站着,飞针刺穴?

天啊,这可是传说中的针灸技艺,整个天乙宫唯独她的老师会!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

李珍珠有点颤抖了。

而这时,林辰双手握着银针,再度挥动,灵敏的如翻飞的蝴蝶。

无数银针如流星般射出,噗噗噗的落在经穴木人的穴位上。

液体持续滴落!

这是双手针灸,最可怕的是与经穴木人相距五米多远。

奇迹!

简直就是世界奇迹!

如果李珍珠的是世界纪录,林辰的肯定是世界奇迹。

然而这还未结束,只见林辰双手再度一挥,银针仿佛会拐弯般,经穴木人身后的穴位,关节的穴位全部被扎中!

这一手如天女散花!

“结束了,算时间吧!”

与此同时,林辰看着李珍珠道。

李珍珠下意识看向手表,发现只是过了二十秒而已。

而且这是算上林辰慢悠悠取针灸包的时间,否则估计十几秒就完成了。

有人细细一数,发现经穴木人的三百四十五个穴位,尽数扎了银针。

没有一针失败!

毫无疑问,林辰赢了,而且全方位辗压李珍珠。

数量,时间,精度,即便是天乙宫的医圣金家潘在此,那也要甘拜下风。

事实确实如此,李珍珠身体在颤抖,林辰最后的一手天女散花,便是她的老师也做不到。

而且她的老师说过,在古代,确实有人能做到天女散花针灸之法!

狂傲的她被林辰这一手,狠狠打脸了。

蔡宝健他们则眼珠子都跳出来了。

“我看林大医就是医神!”

“不错,就是神,什么棒棒国医圣医仙,遇到医神就是弟弟!”

“林大医,万岁!”

现场掌声如雷,如无数巴掌,狠狠抽在棒棒国众医的脸上。

大量镜头锁定林辰,将结果拍摄至电视台与网络。

针灸之争,华夏中医赢了,旗开得胜,更是大赢特赢!

坐在电视机前的人,激动亢奋,脸上满是崇拜。

而安家,苏洛与萧易梦她们也激动的握拳。

目光盯着屏幕中的林辰,发现林辰依旧如当年这么帅!

这个男人,再度撑起了中医旗帜,名动世界。

周慧秀她们则脸色难看,最不喜见到林辰风光。

其实每个离婚的都有这种心态,恨不得对方过得差,后悔莫及,上门求饶。

可现实截然想法,电视前的林辰如民族英雄,如中医领袖啊!

“说白了,就是一个书呆子,读书厉害有屁用!”

唐欣远酸溜溜道。

大伯安雷民是大学教授出身,打断道:“话不是这么说,这社会不是什么都看钱的,比如科学家,文学家,只要对社会有贡献,他们就值得尊重!”

“屁,连妻儿都养不起了,怯弱窝囊,要这些虚名搞屁啊,书呆子就是书呆子,我看大哥也是读书读傻了,才相信林辰这种烂手段。”

唐欣远不满道。

苏洛就想帮林辰说几句,但这时电视画面一转,只见一名漂亮的歪果女子,突然抱着林辰,在他脸颊亲了一口。

这歪果女子正是爱丽丝。

她热情火辣,喜欢就出手,根本没考虑这么多。

苏洛瞬间黑脸,懒得帮林辰说话了!

“成何体统,成何体统啊!”

“丢人,有点本事就飘了!”

周慧秀她们更是气炸了肺。

如果说林辰针灸大放异彩,成千万人的偶像,这让她们心里剧痛,那么爱丽丝的献吻就像一把刀,狠狠插入她们受伤的心!

“不看了!”

周慧秀气的关了电视:“我们还是想想辰光洛河目前的难题吧!”

“易梦,找到办法了吗?”

“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如果我们不能如期交货,我们就违约了啊!”

“对了,找毕克先生帮忙怎么样?”

其他人也纷纷看着萧易梦。

萧易梦揉着太阳穴,叹气道:“还能怎么样,只能按照合同办事了,可惜了,我们国外不认识人,否则就有办法了!”

“特别是熟读国外法律的律师,能找到合同漏洞最好!”

“国内的律师就算了,帮不到忙!”

听到律师两个字,周慧秀眸子一亮:“上次那个克兰少爷怎么样?他手下有着最好的国外律师!”

“挺奇怪的,自上次药材的事后,克兰少爷已经联系不上了!”萧易梦皱眉道。

“克兰少爷到底在想什么呢!”

周慧秀他们都感觉很奇怪,毕竟上次是克兰少爷提供一千亿给辰光洛河,更找到药材填补窟窿,做了这么多好事,为什么突然消失了。

难道在华夏,毕克少爷有什么害怕的人吗?

“四叔,与签合同的那人呢?如果能找到他,或许事情会有所转机!”

萧易梦又看着安雷文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