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林修齐的要求,龚铭康松了一口气,要东西好说,不要命就行。

方才司空隆威的一拳就是在告诉他,想杀人随时可以。

张幻希和欧阳清云沉默不语,他们也觉得元晶这种东西,虽然稀有却也不是什么让人难以割舍的东西,尤其是在对方大兵压境的情况下,完可以考虑。

秦诸空忽然喝道:“林修齐!你已经救了人,不要再得寸进尺了!”

眼见张幻希和欧阳清云眉头微皱,华万钟朗声道:“张道友,欧阳道友,难道你们就打算轻易投降,任由一个晚辈欺辱吗?”

人言可畏!

一句话就让二人骑虎难下,他们身为丹盟之主和器盟之主,不夸张地讲,若是他们有意,可以请来半个修仙界的人相助,但此时他们身处劣势,原本安安稳稳地赔礼就好了,现在却不得不顾忌名声。

二人迅速盘算着要如何摆脱困境,却无论如何也没想到,为他们解围之人竟然会是林修齐。

“师父!我想要秦诸谋和华万钟的空间戒!”

林修齐看着姬幽臣,露出期待的神色,像极了一个相中了某个玩具的小孩子。

“好!”

姬幽臣露出宠溺的笑容,林修齐心中一阵恶寒。

这是我们最初的起点

秦诸空和华万钟连忙取出古符和阵盘,二人身为阵盟和符盟之主,也不是浪得虚名。

“呃!”

众人皆以为会有一场恶战,没想到二人脸色同时一白,口喷鲜血。

“咔嚓!咔嚓!”

二人戴着空间戒的手指被折断,白衣轻飘,姬幽臣重新站在林修齐身后,手中拿着两枚空间戒。

“多谢师父!”

林修齐一把抢过空间戒,准备收取元晶。

秦诸空冷笑道:“拿到空间戒又如何,区区金丹修士还想破老夫的禁制……”

“哇!这么多元晶,你们两个老家伙没少贪污啊!”

技艺师本就富有,灵石、元晶之类的“货币”更是远超常人,但秦诸空和华万钟的身家有些过于丰富了。

仅仅是元晶就有233块,而且最差的是中品品质,其他的珍贵之物更是应有尽有。

“你!你怎么可能破除老夫的……”

秦诸空猛地看向姬幽臣,后者笑而不语,正是他随手解除了空间戒的禁制。

或许对于其他人会费一番功夫,在两仪天功面前,小小禁制随手可破。

“这是……阴阳玄石!?好东西!”

林修齐发现了三块阴阳玄石,他记得圣虫提过的星源法体就需要阴阳玄石。

他没有部收走,只是拿了元晶和阴阳玄石,随手将两枚空间戒还给姬幽臣道:“许多东西我用不上,孝敬师父您了!”

“好!那为师就……”

“等等!老秦头的空间戒大,和我换一下!”

“……”

换过了空间戒,林修齐说道:“你们还不把元晶交出来,是准备让我们动手吗?”

“张道友!欧阳道友!他们这是向我宗师殿堂……”

“住口!”张幻希忍不住喝道:“秦诸空!今日之事皆由你而起,若是你再为我宗师殿堂招来不必要的麻烦,我定不饶你!”

欧阳清云和禹明瑶主动将元晶装在一枚空间戒中,丢给林修齐,张幻希犹豫片刻,在众人的注视下飞到林修齐面前,将元晶交给对方说道:“林小友,今日之事就此了结可好?”

林修齐传音道:“张姐姐!我一早就知道不是你的原因,你这么漂亮怎么可能做这种事呢!一定是秦诸空那个老家伙挑事儿,华万钟附和,然后龚家背了黑锅,我说得对不对?”

张幻希用难以置信的目光盯着林修齐,信息量太大了!

早就看明白了?还有姐姐是什么情况?说我漂亮?算你有眼光!

“嘴真甜!以后遇到困难就去张家找姐姐!”

“嗯嗯!”

林修齐心想,找你?我是找死啊!他表面上只是淡淡地说道:“既然张前辈有意说和,晚辈自然要给前辈一个面子,也绝不会主动去找张家、欧阳家和禹家的麻烦!”

“好!”张幻希看向姬幽臣,露出灿烂的笑容道:“姬前辈,希望有机会可以与你一起切磋一下技艺!”

“有机会的!”

张幻希随手捏碎一枚大挪移符,这是可以横跨半球的高级灵符。

林修齐看着张幻希的身影消失,心情久久不能平静,切磋技艺?师父最擅长的是双修之术啊!!我好像发现了什么!

欧阳清云和禹明瑶同样传送离开,秦诸空和华万钟毫不犹豫地朝着另一个方向飞走。

与其说是飞走,不如说是逃走。

林修齐没有阻拦,他不想让秦诸空死在这里,因为秦家或许会就此隐藏起来,不方便展开报仇行动。

“林小友!这是老夫的所有元晶……”

“不要!”

“这……”

“今天来了这么多人挺我,你想让他们白跑一趟吗?”

“你!你要如何?”

“打开你们家族藏宝阁吧,还有龚家所有人都把资源交出来!”

“林修齐!你这是要断我龚家的根基!”

“你怎么就想不明白呢!”

龚铭康强忍怒意,低声问道:“老夫如何不明白了?”

“你觉得我是一个很守信用的人吗?”

“你这是什么意思?”

“其实我一直在犹豫要不要直接动手灭了你们……”

“林修齐!你不要太过分了!难道你真的认为这些人会毫无理由的帮你吗?他们若是出手,你也要付出代价!”

“嘿嘿!那你看好了!”

林修齐飞到司空隆威面前,可怜巴巴地说道:“二爷爷!司空家会帮我的,对吧!”

“嗯!!”

饶是司空隆威定力过人,林修齐这一句“二爷爷”也让他开心地险些破功。

林修齐又飞到独孤楚源面前说道:“独孤前辈,我与铭羽亲如兄弟,与仙羽、灵羽情同姐妹,圣羽和皇羽已经和我签了卖身契,独孤家会帮我的,对吧!”

独孤楚源无意识地咽了下口水,尔等来听,人言否!一句话的功夫性别都变了,还提什么卖身契!

他以神识扫了一下独孤圣羽和独孤皇羽,惊讶地发现二人竟然没有发怒的迹象,反而一脸傻笑,好像对方是在开玩笑。

“罢了!罢了!我独孤家也会出手!”

林修齐刚刚飞到端木星川面前,对方开口道:“林修齐不必客气,端木家族会永远支持你!”

司空隆威和独孤楚源同样瞪了端木星川一眼,说的好像林修齐是你家人似的,就你话多!

林修齐回头看着早已呆若木鸡的龚铭康,无奈地耸了耸肩说道:“没办法!人缘好!”

“唉!!!”

龚铭康一声大叹,感觉至少有十年寿元随着这一声叹息而流逝了。

“各位!随我来吧!”

龚铭康低头,龚家服软了,龚家修士的脸上毫无屈辱之色,反而纷纷露出劫后余生的释然的表情。

“小齐!为师要调息一下,你来辅助!”

“好!”

林修齐痛快地答应了,他看向其他人说道:“各位前辈!同辈!兄弟姐妹!随便拿,随意取,就当我请各位帮忙搬家了!”

“爽快!”

轩辕寰宇和项玉堂一马当先朝着龚家藏宝阁飞去,其他人不甘落后,纷纷冲出人群,气势堪比天灾蚁,连各家族族长都忍不住加快了几分速度,龚铭康更是被司空隆威架着飞走了。

姬幽臣和林修齐借用了一座山峰的洞府,进入修炼室,姬幽臣随手布下了几道屏障。

“师父!开始吧!需要我做什么!”

“小齐!是你该离开的时候了!”

“嗯?去哪儿?”

“离开莽原学院,远离圣武盟,自力更生!”

“这……为什么?”

“因为你太出色,为师也无法继续守护你了!”

林修齐沉默了,他明白姬幽臣的意思,如今自己身为圣武盟少主候选之一,圣武盟又准备齐心协力走上振兴之路,少主是一面旗帜,其他人都有家族为靠山,连项玉堂都加入了轩辕家族,只有自己是孤家寡人,今日三尊家族族长纡尊降贵亲自出马,或许就是为了招揽自己。

此刻想来,各家族的候选人怎么可能轻易说服家主出马,一定是所有人都怀疑自己才是真正的蛮神传人。

即使现在其他人无法确定,时间一久,难免会露出马脚。

关乎切身利益之时,一切承诺都不可靠,现在唯有迅速提升实力,成为元婴修士,或许还有回旋的余地。

“想通了?”

“嗯!师父您……”

“为师还有其他事要做,这一次你自己去!”

“您已经打算好让我去哪儿了?”

“没错!如今你能去修炼,还能保自己的地方只有一个,龙域!”

“西南半球的那个禁地?”

“没错!只有在那里你才能免受各方势力的影响!”

“不是说进入的人都死了吗?我可不想成为龙粮!”

“具体的事情,就让其他人来说明白吧!”

姬幽臣起身离开修炼室,林修齐正有些不明所以,走进来两个女子,其中一个是米妮,另一个竟然是老同学童月溪。

“你,你怎么……”

“我们又见面了!林修齐同学!”童月溪俏皮地说道。

林修齐看向米妮道:“什么情况?”

“嘻嘻!其实姬前辈在听说你要来龚家之时就传音给我,让我找月溪姐姐来!”

“原来师父早就打算好了!”

童月溪飘飘下拜,诚恳地说道:“百晓阁曾经泄露了你的信息,导致你身陷险境,我代百晓阁向你赔罪!这是一块幻龙石,请你收下!”

林修齐接过幻龙石,这是一块布满裂痕的黑色石头,中央似有一团烈火在燃烧,火光从缝隙中透出,却丝毫没有灼热的感觉,反而入手温凉,很舒服。

“罢了!往事已矣!”

“多谢!”

“幻龙石有什么用?”

“这是进入龙族之地的信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