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前,在孙立恩面前,有一个巨大的问题需要解决。

和胡佳聊了几句天之后,丰盛的菜肴开始上桌。虽然不是外科医生,但作为医生,使用手刀叉切肉对孙立恩来说并不怎么陌生——大学里切过的小白鼠小白兔和癞蛤蟆加在一起也得上百只了。而对于胡佳来说,这就更不是问题。

用餐顺利且气氛浪漫,孙立恩一边吃着,一边观察着自己家女朋友的动作。等她一提节日的事儿,孙立恩就能把自己提前买好的珍珠项链拿出来当成礼物。

然而……孙立恩有些绝望的发现,自家女朋友似乎比自己想象的更能沉得住气。

胡佳已经在吃甜点了。而且还又追加了两份蛋糕。但她仍然没有说什么话的意思。孙立恩甚至有点心虚的在想,总不能是胡佳还在等着自己先开口吧?

服务员恰到好处的出现在了孙立恩和胡佳的身旁,笑着说道,“今天是圣诞节,我们为所有来店的客人都准备了一份赠菜。您看是要选姜饼屋,还是蛋酒?”

“各来一份吧。”胡佳忙着吃蛋糕,孙立恩替自家女朋友做了选择。“蛋酒给她,我今天开车过来的。”

“好的。”服务员笑了笑离开了桌边。而胡佳手里的动作突然慢了下来。她有些发蒙的看着离去的服务员,咽下了嘴里的蛋糕之后问道,“今天是圣诞节?”

“对呀。”孙立恩眨了眨眼睛,觉得现在应该是个把礼物拿出来的最好时机,“呐,这是你的圣诞礼物。”

胡佳有些手足无措的接过了孙立恩手里那个包装的特别漂亮的精致礼盒,过了好几秒才一脸歉意的说道,“对不起啊……我……我忘了今天是圣诞节了……”

“啊?”孙立恩预想到了一百种情况,唯独没有想到今天胡佳搞这么大阵仗居然不是为了圣诞节。“那你怎么会想起来今天来这里吃饭?今天是啥日子啊?”

长得很好看的俏皮空气刘海妹妹高清写真

“我……我不用上晚班的日子啊……”胡佳嘟着嘴低头说道,她把手里的礼物推了回去,“这个……你下次再送我吧,我今天真的忘了,也没给你准备什么礼物……”

“嗨,拿着吧。”孙立恩笑眯眯的把礼物推了回去,“我已经收到很棒的礼物了。”他认真盯着自己面前的女朋友,“你就是最好的礼物。”

·

·

·

吃饭撒狗粮的事情,在这间餐厅里几乎人人都在做,孙立恩和脸庞绯红的胡佳并不算是最惹人注意的一对——旁边靠近钢琴的位置甚至还有人求婚呢。

虽然……好像女方并没有同意就是了。

孙立恩有些同情的看着那个脸色铁青的男孩子,是的,他只能被看做是个男孩子。二十二岁就在这种西餐厅里求婚,孙立恩觉得可能稍微有些早了。

状态栏上,这个只有二十二岁的男孩子的负面心理状态列表正在迅速增多。除了“紧张”,“尴尬”和“愤怒”以及“悲伤”之外,还有包括“血压上升”等生理因素的变化。

作为一个急诊科医生,孙立恩很小心的往后挪了挪凳子,给自己留出了一条随时可以出动的路线。他有点担心这个男孩会不会有什么动脉瘤之类的问题。毕竟搞了这么大个阵仗,而且还叫来了一群朋友帮忙拿起球求婚,结果却是女孩子一言不发拎起提包转身就走……如果有动脉瘤的话,这个场面就是最好的引爆契机。

还好,孙立恩还没有脸黑到这种地步。那个男孩只是遣走了其他的朋友,然后一个人颓唐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开始一杯又一杯的喝着桌旁的红酒。这酒还是店里的侍酒师推荐的,据说和鱼子酱配在一起才是绝配——当然,也价格不菲。

等着胡佳吃完了饭,孙立恩挽着自己的女朋友,绕了一圈走出了餐厅。那个二十二岁男孩的负面气场实在是太足了些,以至于餐厅里的其他人都故意躲的远远的。

走下楼,孙立恩决定先和胡佳稍微散散步。一楼广场就是个很不错的选择。这里有跳广场舞的大妈们,有玩旱冰的追风少年,还有不少同样准备共度圣诞节的情侣——虽然从理论上来说,这个场景应该更适合平安夜,但考虑到平安夜是周四,所以众多无产阶级打工者们还是选择了圣诞节的晚上。

逛了几步,胡佳忽然抬头看了一眼,然后猛的扯了一把孙立恩的胳膊。

孙立恩第一次亲身体会了一下胡家女性的爆发力,他差点被扯的飞了出去。顺着胳膊上忽然出现的巨力跳出去两三米后,孙立恩才站稳了脚跟。他还没来得及问胡佳究竟出了什么事儿,就看到一个方方正正的盒子砸在了自己和胡佳刚才站着的位置上。

纸盒子正面着地,发出了“砰”的一声巨响。盒子里裹着的一个包也被甩了出来。仔细一看,好像还是个香奈儿。

孙立恩抬头准备骂人,在这种地方搞高空抛物?广场上要么是老人,要么是小朋友。这玩意要是砸到了人,几乎一定是要出人命的。

头是抬了,但骂人却没骂出来。孙立恩一眼就看到了七楼天台的位置上,有个男人正站在边缘上。面朝天台,背冲外侧。

广场舞的音乐还在继续,孙立恩也听不到什么其他的声音。但是状态栏已经明确写了出来,这就是那个被拒绝了的二十二岁大男孩,而且他的状态栏上多了一条“激动”的描述。

孙立恩睁大了眼睛,右手迅速下滑抓出了手机,准备打电话报警。但他的手机还没来得及解锁,他就看到了那个大男孩脚下一滑,整个人从天台边缘摔了下来。

虽然喝了不少酒,但是基本的求生意识还在。那个男孩迅速用两只手抓住了天台边缘,但是却没有余力把自己往上再扯动哪怕是一公分的距离。

孙立恩迅速播出了报警电话,他一边焦急的向报警台描述着自己看到的一切,一边用双眼紧紧盯着那个挂在天台上的人。在自己的内心深处,他不停的在祈祷着,撑住,撑住啊!

天台上有了动静,一个女人的脸短暂出现在了天台边上。随机引起了这个大男孩的激烈挣扎。就在一旁的餐厅服务员爬在天台边缘,试图伸手去抓住大男孩的时候,他松开了自己的双手。

然后就是一阵尖叫响起,随后是一连串的玻璃碎裂声,以及那个男孩的怒吼。

“曹尼玛!!!!”

.